深冬午後,閑來,泡一杯茉莉花茶,並加了幾顆枸杞。只見花和枸杞,在水中翻滾著,漸漸舒活起來,那白的花瓣和紅的果實輝映著,煞是好看,仿佛是開在杯子裡的春天。心裡生出滿滿的歡喜,手捧著杯子,不舍去喝。踩著碎碎的感傷,兩眼含霜,有風吹過,寒依然。閉上眼簾,記不起你完整的笑容。,千年紅塵真是喜歡花啊!此時的思緒已飄到故鄉去了,想念那小院,和小院一季一季開的花事。

我是有小院情結的人,字裡行間,都透露出,對擁有一個小小庭院的渴望。因我想在小院裡種花種草,無事時,看一院的花草,多美。現在的新居,買它時就是看中它前後有兩個陽臺,可以稍稍滿足我養花草的欲望。後來也買了一溜的花盆擺著,養起花草來。但總覺得冷冰冰的,因它缺少一方天空,一縷清風,一片閑雲,還有一縷泥土的香氣。我知道,我是想念故鄉那一方小小庭院。

故鄉老屋,就有個小小庭院,不過極其簡陋,父親只用竹籬笆把它圍起來,雞們可以隨意出入,可並不影響我對它的喜愛。小院是依田而建的,沿著田埂長著幾棵小槐樹,還有一棵杏樹,形成一個樹牆,夏天這一方牆是綠色的。每年小院,最早開的花,當屬杏花。過好春節,不經意間,那棵杏樹就滿樹開花了。遠遠望去,一朵朵粉色的花朵,經風一吹,像極了蝶兒在枝頭振翅,綻放的花蕊,極致而鮮活,醉了眼眸。杏花含苞待放時,朵朵豔紅,隨著花瓣的伸展,色彩油濃漸漸轉淡,到謝落時就成雪白一片了。有詩雲:道白非真白,言紅不若紅。請君紅白外,別眼看天工。便是對杏花顏色的最好寫意。

真是喜歡那一樹杏花啊,有人說喜歡杏花的女子,外表柔弱,害羞,但內心蘊含著靈敏思維和無比堅強的心,能經得起風浪,也許我就是這樣一個女子。雖然從小被寵著長大的,但成家後,堅強面對生活,從不氣妥,你從我的臉上只看到微笑和恬靜,努力活成一朵花的模樣。偶然間讀過這樣一首詩:小樓昨夜聽風雨,小巷明朝賣杏花。覺得古人真是浪漫,杏花也可去賣。那時,看那一樹杏花,一朵朵,一片片,花落滿肩,香氣纏繞,真是美極了。歲月,留不住春,留不住青春年少,那就留那一樹杏花,入詩,入夢,入畫吧。

院子正中,壘了個土花壇,栽了一株梔子花樹,那棵梔子花樹,大約一米多高。一到五月份便陸續開放,一直要開到八月份。家鄉,幾乎戶戶都栽梔子花樹,可見人們對梔子花的喜愛。梔子花,又名,黃梔子,或山梔子,還分大梔,小梔。我們老家種植的都是大梔,開出的花朵大而潔白。我在上海,也見過路邊綠化帶裡的小梔,小梔植被矮小,開出的花也小,不怎麼喜歡。終究喜歡自家小院開的,大朵大朵梔子花,色澤白皙,美麗動人。那花瓣摸起來,細膩滑潤。那時鄉間,不管大姑娘,小媳婦,還是老奶奶,都愛戴梔子花。或別於胸前,或戴於發暨,人走過,留下一片香氣。古人賣杏花,我沒見過。可我們這裡人,是賣梔子花的。每到梔子花開時,便有老奶奶,在早上摘下還含著露水的梔子花,到街上去賣。那些單位的女子看見了,肯定會買的。寫到這,仿佛聞到梔子花的香味了,香香甜甜真好聞。梔子花的花語,期待愛情,後來經常在別人的文章,看到寫梔子花的心事,那是寫對愛情的嚮往吧。還聽過一首歌《梔子花開》,唱得是對那年,那月,那青春,那美好初戀的懷念。

時至四至六月,小院還開一種花,金銀花。那是一種卵狀被針形的花。是一種多年生常綠纏繞植物。我家那一株就緊纏在一棵槐樹上,遊著那槐樹纏繞向上生長。金銀花,剛開時,花冠白色,根部向陽面呈微紅,漸漸變成黃色。那花也是香的,但一朵花太小,香味也太淡,經常摘了數朵,用線紮在一起,放在房間,散一屋子香氣,也有人別於胸前。我家那株金銀花好大,花開得也多,母親總喜摘了花朵洗淨曬乾,夏天泡茶給我們喝。母親說女孩子喝花茶,人就會越長越漂亮,像花一樣。喝花茶變美,我不知道,但一直養成喝花茶的習慣。

夏季,那花事就多了。有五角星花,太陽花,還有指甲花,花開紅紅火火的,好不熱鬧。最喜愛指甲花,時常晚上洗好澡,摘一些指甲花,搗碎敷在指甲上,再拿花葉包起手指,第二天打開,指甲上就有了紅紅的顏色,喜歡的很。

到了秋天,別的花都凋謝了,可小院角落裡,還有菊花,或淡粉,或金黃的靜靜地開著,裝飾著小院,給小院帶來生機。我的童年,少女歲月,都是在看這一朵朵花開中度過,記得那時,沒事就喜看看那些花兒,一呆就好長時間,怎麼也看不夠呢,有時還傻傻的,對著花兒說說女孩子的密秘。看啊,一陣風吹過,花枝顫動著,好像聽懂了我說的話了,真是對小院和小院的那些花事有著深深的眷念。心裡一直有個夢想,就是老來和良人去他的老家建兩間小屋,一方庭院。那庭院要用木欄杆圍成,門也要是木質的。如此,就可在小院裡種各種土花,再放幾把籐椅,閑來,兩人坐在籐椅上曬曬太陽,說說閒話。或什麼也不做,只靜靜的看一院的土花簌簌的開,或看一會天空的白雲,發一回呆,便是滿滿的幸福了。從小院中走出,再回歸小院,這便是庭院女子的心願。

創作者介紹

決戰天下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