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1  
-----此篇文章寫在剛剛畢業,剛剛參加工作的時間。那時爺爺是我的驕傲,我是爺爺的自豪。在爺爺深刻的皺紋裏我讀懂了哲理,在他稀少的話語裏我明白了人生。爺爺現在已經離開我兩年了,但我還是感覺他還生活在老家,音容笑貌是那麼清晰,把這篇文章拿出來,聊慰我想念的心

一年黑土地種花生,沙土地種玉米。玉米只長瘦瘦的秸兒,花生瘋長了葉子,收獲簡直不能提及。第二年,還未動手,我就完全失去了希望。我對爺爺說:“徒勞無獲,沒什麼價值。”

可是,爺爺老驥伏櫪地種著自己的地,並語重心長地我這個毛頭小夥說:“孩子,你知道玉米,花生的脾氣,黑土地,沙土地的秉性嗎?試著交換一下,放棄了播種,就等於放棄了第二年的收獲。”

第二年,我黑土地種玉米,沙土地種花生,玉米和花生獲得了空前的收獲。

當我背著行囊從師範學校,回到已別三年的家鄉土地上。我憑著自己的滿腔熱情,上我的課,批改自己學生的作業。只要你“成績好”,只要學生“你聽我”,就行。學生見我如見貓,老遠就逃避我。學生更不敢說自己喜歡什麼,什麼。後來一考試,成績平平。

正當我脾氣煩躁,心灰意冷的時候,再也不敢想象美好的前景。這時,爺爺又語重心長地說“孩子,交換一下,多鋤草,施肥,會有希望的。”

爺爺的話如一塊滑石,在沉寂的水面激起漣漪;如一股清泉,流入我幹枯的心田;如一塊火石,再我的心靈深處撞擊出希望的火花。我想起了欲放棄的兩塊地。現在,我如果放棄了,失去的不僅僅是兩塊地,還有……

我馬上換了“武裝”,放下自己所謂的“尊嚴”.我把笑臉給學生,還給他們快樂的天空,和他們聊天,談心;一起討論,做遊戲,分別給他們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讓他們在濃厚的興趣中去耕耘。

他們在我的引導下,在屬於他們的那塊土地上,空間裏,盡情地暢遊探索耕耘。不久,一聲聲抑揚頓挫、聲情並茂的朗讀聲在課堂上徜徉,一篇篇文章飄香在他鄉;一雙雙靈巧的手,一枝枝五彩的筆在大賽中屢屢獲獎;……

這時,我由衷地想說一句話:“感謝爺爺,感謝兩塊地,我知道‘交換’意味著什麼……”爭,爭不得幸福 人如桃花輕賤賤 風雨同舟,一生相隨 清晰的字體描述記憶深刻的昨天 タイの人は日本好き? 楓林殘憶 歲月有情,水樣溫馨 素時,念想 一抹含蓄的春 為那盞淡淡的茶香

創作者介紹

決戰天下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