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舞銀蛇,原馳蠟像,嚴寒的北國是一片冰雪的世界。風吹出滿眼的淚花,已望不見銀裝素裹的風景。寒尋著暖,匆匆的腳步奔向心儀的去處。
    如今南方人在調侃,去東北避寒。東北的數九寒天,外面的溫度已是零下20多,室內的溫度卻是零上20多。冰火兩重天,寒冷地帶的人更懂得、更珍惜來之不易的溫暖。
    東北人豪爽、好客,哈出的是一團團冷氣,臉上洋溢的是殷殷的盛情。天冷,咱們吃海鮮酸菜火鍋,今天我請客。大家團團圍坐,喝著酒,嘮著嗑,說說笑笑中拉近了同事、朋友的距離。心如火鍋底的炭火,紅紅的,熱熱的。曾經的隔閡、曾經的不愉快,都在滾滾的湯鍋中融化了、蒸騰了。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天南地北,同學、戰友、老師、朋友,來了就別客氣,就是一家人。官方總是反對一客多陪,私下都是這樣的。一個哥們來了,總要叫上幾個知己的陪著,大家輪流坐莊。你來我往,幾天下來,醉意早已驅走了寒意,幾乎忘了離家的距離。你已是我們中的一員,以後哥們不要再分彼此。
    冰與雪凝結著冬天的快樂。滑冰、滑雪、冬泳,運動戰勝了寒冷,嚴冬的劈波斬浪超越著身體的想像。冰雕,雪雕,色彩繽紛的冰燈就是魔幻裡的世界。一對對情侶,提著小紅燈籠,嚼著碩大的冰糖葫蘆,心裡充滿了甜情蜜意。
    北方的冬很殘酷,草木枯榮,一派肅殺淒涼的景象。北方的冬很冷,寒風刺骨,一身刮鼻刮臉的殺氣。正是這樣的寒暑​​交替,才讓大自然完成了休養生息,才讓人更懂得人間冷暖和世態炎涼。滄海桑田,一歲一枯榮,珍惜、留戀那曾經的風景,是富有,是心的暖陽。
    茫茫雪海,馬爬犁拉出一條小道。穿過白樺林,遠遠望著木板房升起了炊煙。過了冬月,該是家家殺年豬的時節。一口大鍋,燒著木頭瓣子,煮著豬肉酸菜血腸,升騰的熱氣瀰漫著滿屋的香氣。左鄰右舍,今天東家,明天西家,輪流品嚐著迎接春節的味道。
    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北方的冬,很冷也很暖。冷在外面,熱在心裡,就像這裡的人。心底的浪花,捲走周身的寒氣,冰與火交融在瞬間,暖流湧進你的心田。
    冬天來了,春天已不是遙遠。冰融雪化,大江大河又翻滾著浪花,松花江永遠是我的家。

創作者介紹

決戰天下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