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圖片上,有一組年輕的不丹國王大婚的喜照。國王叫做吉格梅?凱薩爾?納姆耶魯,新娘叫做吉增?佩瑪,國王很帥氣,長著一副溫和的面容,那王后彷彿是比照著他生的,儀態端莊,兩個人的嘴角微微上揚,一模一樣的嘴型,一看就是上等的夫妻相。早些時侯,我對別人說,如果要把我流放,就流放到不丹。別人問︰不丹在哪?
我向往不丹,其實和不丹國王的英俊以及王后的美貌沒有一點點關係。我不是個喜歡亂跑的人,探險的慾望還不及叫三毛的女人,雖然我並不佩服她的勇敢,也無意於在不丹尋找一個類於荷西那樣的女子,我喜歡安靜,而不丹是個安靜的國家。我還討厭大,大國家,大都市,大人物,等等。不丹很小,小的在地圖上找半天,像失落在草叢裡的一支簪子。我在地圖上尋找淇河,也是這個樣子。我又喜歡山,山裡還不許有工業機器的轟鳴,可以有砍柴的聲音。如果再加上男子要帥的像王子,女子要美的像王后,這樣的國家,於是只有不丹了。
因為喜靜,對出國沒有絲毫的向往,再後來對出省也沒有慾望,周邊的縣城一年也想不起來,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臉上是一副灰頭土臉的疲憊表情,可自己又實在沒有做什麼累人的工作,這樣的安靜在喧鬧的世界委實有些不合群。可我如果想到不丹,那裡終年無人砍伐的樹木,在入雲的山巔筆直地生長,我就突然渾身輕鬆,就像我本來就是和樹木一起生長的,它們是我的兄弟姐妹,它們比我長的好,我長的歪七扭八。
不丹是個君主製國家,我不喜歡君主的專製,不丹的君主製,卻非常可愛。王室主動拋棄了專製權力,實行**,讓民眾自由,無須進行什麼革命流血。這大約與不丹王子的經歷有關,他是在**的氛圍裡完成學業的,覺得**終究比專製要進步,就自己決定要實行**。國王還是有權力的,說實行**,便實行**,也無甚明爭暗斗,很自然就實行了。但還是苦了百姓,百姓說,我們不要**,我們要國王。
於是百姓們就慢慢學著**,國王教他們如何**。國王的權力於是只有兩項,一個是做個**的教師,一是做個慈善家,這在以前是不可思議的,以前的國王應該最討厭這兩項工作。你看不丹,可愛吧。早些時侯看到報道,國王領著身邊人,到農夫的田間地頭轉,見了農夫,一屁股就坐到地頭聊天,農夫也沒什麼恭敬,照樣也是對面一屁股坐下去,聊聊天氣,收成,兒女們的婚事。該吃飯了,各回各家。
在不丹做個農夫也是很美的事情。由此我首先從它的政治體制上喜歡上這個小國家了。不丹是個農業國家,山多林密,氣侯一半冷,一半暖。所以他們國家的人們,在南邊有一個院子,有北邊有一個院子,天冷了往南邊遷,天暖了往北邊遷,還有半游牧的愜意,省去了許多旅遊的費用。他們不許在城外發展工業,冒煙的工業與流污水的工業都不要,所以天空永遠是藍的,水永遠是清的。
對一個未知國家的讚美,往往先從景物上,格物而致知。不丹的景物類於我們心中的桃花源,而不是叫做桃花源的幾A級景區。這個百分之八十都是農民的山地小國,福祉指數卻是世界最高的,他們發自內心的福祉笑容,來源於單純的生活,純淨而至於清澈,鴿子在每個家庭的院子裡覓食,王后也會在院子裡喂鴿子。他們的收入不多,但他們的福祉來源於不奢,安寧來源於信仰。他們心中有著敬畏,於是有著感恩。不丹就像一個安靜的詩人,充滿愛與理想。
我只是零星地看到不丹的一些情況,大約也不是最精確的。那我向往的是什麼呢?我只是以為不丹是我心目中的淨土罷了。我想吃乾淨的食物,喝乾淨的水,看乾淨的大地上生長著健康的萬物,與乾淨的靈魂對話,在乾淨的天下行走。我已經很不乾淨了,因此更向往乾淨。我可以騎著馬,自由地來往,我還有自己的一塊土地,收成很不錯。當然,如果還有一個我唯一愛著的人,她也唯一地愛著我,那不丹於是就有兩位國王,兩位王后。一個是生活在王室的吉格梅?凱薩爾?納姆耶魯和吉增?佩瑪,一個是生活在民間的扶風和誰。

喜歡你,微小的存在 人間匆匆只爲相遇 你的幸福不在我手中 曾依戀到陌路 遙遠而溫暖的問候

創作者介紹

決戰天下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