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當我回憶起孩提時代讀初小的時候,腦海裡就會浮現自己當年在老家就讀的啟蒙學校------壟坑村學點。

我的老家坐落于鄱陽湖南岸,信江下游,三面環水,楓株湖水庫環繞村子的南西北三個方向,只有東邊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與外面的大千世界相連接。村裡娃要去蔡壟村小學就讀必須從村北面過船渡河,過船渡河讀書的安全問題也就成了村民擔憂的心病,加上老家人口不多,生源也比較少,鄉文教站只設立了一個1---3年級的教學點,沒人願意來我們壟坑村學點任教,當時本村只有退伍回來的三十幾歲的張瑞福老師毫不猶豫地留了下來,當起了“孩子王”,成了一位民辦教師,由此壟坑村學點就成了典型的“一師一校”。一個老師的學校,只能採用複式教學。30多年來,從壟坑村學點走出了一批又一批學生到楓株湖庫區外面學校就讀,大都受到所在學校和老師的好評,我就是上個世紀80年代末期從楓株湖畔的壟坑村學點到新橋小學就讀高年級直到讀完中學乃至邁進大學門檻的首位學子。

故鄉門前的那個池塘母親教我叫印塘。她的上游水是來自壩塘和水田的匯合。故鄉門前的那個池塘水流往楓株湖水庫。,兩眼含霜,有風吹過,寒依然。閉上眼簾,記不起你完整的笑容,千年紅塵,就在這一刻泛起綿綿情愁,我的世界開始下雪……反手琵琶語,弦月滿西樓,絨雪沾衣袖。楓株湖水庫的水流在家鄉隔壁村交匯,然後流出楓株湖水庫閘門匯入信江下游,全長不足3公里。我還記得那時候老家的冬天,天總是那麼寒冷而溫暖。溫度很低、衣裳很破,一件短短的棉衣,就嫁接了冬風與春雨。即使是棉衣,還是鄰家大姐不能穿後留下的。那時的冷,被我們屋後雪地捕雀的收穫沖得很淡很淡。那時的冷,被我們爺爺奶奶的故事烘烤得像火爐裡面的木炭一樣,閃著暖暖的桔紅的光。有時,不遠處還會傳來爆米花的脆響,這暖暖的聲音,勾引著我們內心深處一直按捺著渴望。是的,爆米花的脆響,鄉下只在寒冬臘月有。在這脆響的後面,會有一個暖暖的夜晚,鄰里家人,圍在一張桌子邊上,用粉的紅的黃的各色四方紙,包裝著脆脆的米糕。總會記起做米糕的隔壁師傅,用勺子在煮沸鍋裡,舀出成線的蔗糖,動作熟稔得像收割秋天稻子的鐮刀。看著這流動的糖線,感覺口中的液體似乎在洶湧,不可抑制。屋子很小,熱氣彌漫,燈光昏黃,而笑聲很容易就沖出了有冰淩的屋簷,消散在門前那條鋪滿白雪,掩隱在竹林邊上的小路。那時候,我經常和三弟一起在睡覺前講著一年不多的收成,想像著來年的豐收。

我至今還依稀地記得我的啟蒙老師張瑞福一人身兼校長、教師、炊事員、保姆、維修工等工作,每天來不來上課,上多少課,並沒有人監督他,然而他從未因此放鬆自己一天。後來工作壓力實在太大了,他又動員妻子一起來守著這個教學點,守著壟坑這塊文化高地。一個老師的學校,只能採用複式教學。張老師在培養孩子們的自學能力、動手能力、思維能力方面摸索出了一套複式教學經驗。我記得張老師說過,要教好孩子,光有激情是不夠的,更需要潛心鑽研教學。複式教學有它自身的規律,教學中,張老師注意發揮小助手的作用,充分發揮學生學習的主動性,讓學生成為學習的主人,同時還摸索出了一套以練為主的教學方法。張老師著重在“備時間、備教具、備練習”上下功夫,在學科的穿插、學生座位編排上,課堂動靜照應、教學內容轉換銜接上,都事先周密策劃安排。

我的啟蒙老師張瑞福一直擔任楓株湖庫區教育教學工作,30多年來,他既精心教學,又潛心育人。在這個庫區深處的孩子,有相當一部分是留守兒童,父母都在外務工,他們跟隨爺爺奶奶輩生活,受著隔代的家庭教育。爺輩們對寶貝兒要麼呵護備至溺愛有加,要麼簡單粗暴大加責駡,這種畸形教育加劇了孩子的任性和驕橫,要教育好他們並非易事。張豪傑就是父母外出打工隨奶奶生活的一個孩子。他奶奶是個文盲,不懂教育,什麼事都由著他。他經常遲到,經常與同學吵架,考試從來不及格,怎麼教育效果都不明顯。在反復家訪後,張老師讓張豪傑跟他一起生活,他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與他談心,發現他犯了錯,就及時指出耐心教育,發現他的點滴進步,就大力肯定及時鼓勵......這種樸實的方法讓孩子感受到了他的關心,這種真誠的態度讓孩子明白了他的苦心。看到老師艱難的家境,聽著老師善意的教誨,理解老師“望生成龍”的期盼,這位昔日的調皮大王終於轉變成了一個德才兼備的好學生。如今由於交通的便利,老家的村學點已經取消了,轉為公辦編制的張老師也退休了,故鄉的孩子已經跟隨父母或者親戚去縣城或者隔壁村讀書去了。風從那寬廣無邊的楓株湖中間吹來,撩起正屈身幫孩子系鞋帶的張老師白髮,像一首歌,唱在我的心裡,環繞著張老師的那句話:今天我在壟坑村生活,明天我還會在壟坑村生活……如今,汽車有了,而回老家的路卻陌生了。空調有了,一陣風來,卻冷得無以禦寒。真的,只是一陣淅淅瀝瀝的雨聲,冬天就匆匆地來了。

這就是我孩提時代就讀的啟蒙學校-----壟坑村學點學習與生活的印記。在異鄉工作與生活已經二十載的我,如今我十分懷念老家的啟蒙學校!更加懷念的我的啟蒙老師!!還十分惦記我孩提時代一起就讀的發小們!!!如今,你們生活得還好嗎?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深冬午後,閑來,泡一杯茉莉花茶,並加了幾顆枸杞。只見花和枸杞,在水中翻滾著,漸漸舒活起來,那白的花瓣和紅的果實輝映著,煞是好看,仿佛是開在杯子裡的春天。心裡生出滿滿的歡喜,手捧著杯子,不舍去喝。踩著碎碎的感傷,兩眼含霜,有風吹過,寒依然。閉上眼簾,記不起你完整的笑容。,千年紅塵真是喜歡花啊!此時的思緒已飄到故鄉去了,想念那小院,和小院一季一季開的花事。

我是有小院情結的人,字裡行間,都透露出,對擁有一個小小庭院的渴望。因我想在小院裡種花種草,無事時,看一院的花草,多美。現在的新居,買它時就是看中它前後有兩個陽臺,可以稍稍滿足我養花草的欲望。後來也買了一溜的花盆擺著,養起花草來。但總覺得冷冰冰的,因它缺少一方天空,一縷清風,一片閑雲,還有一縷泥土的香氣。我知道,我是想念故鄉那一方小小庭院。

故鄉老屋,就有個小小庭院,不過極其簡陋,父親只用竹籬笆把它圍起來,雞們可以隨意出入,可並不影響我對它的喜愛。小院是依田而建的,沿著田埂長著幾棵小槐樹,還有一棵杏樹,形成一個樹牆,夏天這一方牆是綠色的。每年小院,最早開的花,當屬杏花。過好春節,不經意間,那棵杏樹就滿樹開花了。遠遠望去,一朵朵粉色的花朵,經風一吹,像極了蝶兒在枝頭振翅,綻放的花蕊,極致而鮮活,醉了眼眸。杏花含苞待放時,朵朵豔紅,隨著花瓣的伸展,色彩油濃漸漸轉淡,到謝落時就成雪白一片了。有詩雲:道白非真白,言紅不若紅。請君紅白外,別眼看天工。便是對杏花顏色的最好寫意。

真是喜歡那一樹杏花啊,有人說喜歡杏花的女子,外表柔弱,害羞,但內心蘊含著靈敏思維和無比堅強的心,能經得起風浪,也許我就是這樣一個女子。雖然從小被寵著長大的,但成家後,堅強面對生活,從不氣妥,你從我的臉上只看到微笑和恬靜,努力活成一朵花的模樣。偶然間讀過這樣一首詩:小樓昨夜聽風雨,小巷明朝賣杏花。覺得古人真是浪漫,杏花也可去賣。那時,看那一樹杏花,一朵朵,一片片,花落滿肩,香氣纏繞,真是美極了。歲月,留不住春,留不住青春年少,那就留那一樹杏花,入詩,入夢,入畫吧。

院子正中,壘了個土花壇,栽了一株梔子花樹,那棵梔子花樹,大約一米多高。一到五月份便陸續開放,一直要開到八月份。家鄉,幾乎戶戶都栽梔子花樹,可見人們對梔子花的喜愛。梔子花,又名,黃梔子,或山梔子,還分大梔,小梔。我們老家種植的都是大梔,開出的花朵大而潔白。我在上海,也見過路邊綠化帶裡的小梔,小梔植被矮小,開出的花也小,不怎麼喜歡。終究喜歡自家小院開的,大朵大朵梔子花,色澤白皙,美麗動人。那花瓣摸起來,細膩滑潤。那時鄉間,不管大姑娘,小媳婦,還是老奶奶,都愛戴梔子花。或別於胸前,或戴於發暨,人走過,留下一片香氣。古人賣杏花,我沒見過。可我們這裡人,是賣梔子花的。每到梔子花開時,便有老奶奶,在早上摘下還含著露水的梔子花,到街上去賣。那些單位的女子看見了,肯定會買的。寫到這,仿佛聞到梔子花的香味了,香香甜甜真好聞。梔子花的花語,期待愛情,後來經常在別人的文章,看到寫梔子花的心事,那是寫對愛情的嚮往吧。還聽過一首歌《梔子花開》,唱得是對那年,那月,那青春,那美好初戀的懷念。

時至四至六月,小院還開一種花,金銀花。那是一種卵狀被針形的花。是一種多年生常綠纏繞植物。我家那一株就緊纏在一棵槐樹上,遊著那槐樹纏繞向上生長。金銀花,剛開時,花冠白色,根部向陽面呈微紅,漸漸變成黃色。那花也是香的,但一朵花太小,香味也太淡,經常摘了數朵,用線紮在一起,放在房間,散一屋子香氣,也有人別於胸前。我家那株金銀花好大,花開得也多,母親總喜摘了花朵洗淨曬乾,夏天泡茶給我們喝。母親說女孩子喝花茶,人就會越長越漂亮,像花一樣。喝花茶變美,我不知道,但一直養成喝花茶的習慣。

夏季,那花事就多了。有五角星花,太陽花,還有指甲花,花開紅紅火火的,好不熱鬧。最喜愛指甲花,時常晚上洗好澡,摘一些指甲花,搗碎敷在指甲上,再拿花葉包起手指,第二天打開,指甲上就有了紅紅的顏色,喜歡的很。

到了秋天,別的花都凋謝了,可小院角落裡,還有菊花,或淡粉,或金黃的靜靜地開著,裝飾著小院,給小院帶來生機。我的童年,少女歲月,都是在看這一朵朵花開中度過,記得那時,沒事就喜看看那些花兒,一呆就好長時間,怎麼也看不夠呢,有時還傻傻的,對著花兒說說女孩子的密秘。看啊,一陣風吹過,花枝顫動著,好像聽懂了我說的話了,真是對小院和小院的那些花事有著深深的眷念。心裡一直有個夢想,就是老來和良人去他的老家建兩間小屋,一方庭院。那庭院要用木欄杆圍成,門也要是木質的。如此,就可在小院裡種各種土花,再放幾把籐椅,閑來,兩人坐在籐椅上曬曬太陽,說說閒話。或什麼也不做,只靜靜的看一院的土花簌簌的開,或看一會天空的白雲,發一回呆,便是滿滿的幸福了。從小院中走出,再回歸小院,這便是庭院女子的心願。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