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567  
我隔著千年的時光,在煙雨中望你,希望你能夠一直和我在一起,不離不棄。

此文致我的閨密:守望愛,守護你

夜色深深,只聽見風聲簌簌,夜雨瀟瀟,柔柔的雨絲傾瀉下來,豐盈而綿長,透過朦朧的雨簾,如詩的流韻裏散落成一幅畫卷,你的影子在畫卷裏深深淺淺,映襯著我的思念,夜雨幾分情幾分,惦記著你夜深沉。不再是那一世等待在海枯石爛的誓言中,不再是那一世等待在風花雪月的言語裡,是誰描繪了人情世故的悲哀,在亂世裡蔓延,是誰的殘局花季,在午夜中傾訴,是誰的淚水,在流年裡飄灑。

抬頭凝望如織是的雨幕,那絲絲的淒清滴落在眼眸深處,濺起一朵朵溫情的浪花,我知道,我又想你了。每一滴雨滴裏都印著你的笑臉,淺笑嫣然,迎著風雨向你走去,一臉深情,那是浸潤了千年的相思,飄落於眸子裏才激起的陣陣漣漪,曾經的我和你總是如影隨形。

冬天的空氣裏,透著微微的涼,悠然漫入心底,潮濕的思緒讓我無力再去編織優美繾綣的詩行,靜靜地坐在寂寞的邊緣,看著你的影子,對她所說著我的眷戀,親,有多久了,我沒有你的消息,每天都看到你的QQ線上,卻不再有那麼多溫馨的語言,每天都對著QQ訴說我的思念,卻在要發送的時候刪刪減減。

回憶曾經的浪漫,思緒萬千,平靜的心海總是泛起波瀾,你說我們是前世遺失的姐妹再見,我說你是我的牽念我願永遠和你相依相伴,一遍遍看你送給我的圍巾,一次次看你在眼前飄蕩,不期然的,便把自己彌散在脈脈愁緒裏肆意的放逐,融化成為揉損心腸的傷。

靜靜地想你,默默地看你,一次次從他那裏旁敲側擊的打聽你的消息,對你的牽掛從未停息。我知道,因為他的事,你對我的做法頗有疑意,顧及著你的想法,我的心事漸漸很少向你提及,曾經無話不談的我們,漸漸的疏遠直到彼此毫無生息,你不言,我不語,咫尺天涯的我們似乎只剩下曾經擁有的回憶。對於你,我始終存在著一絲歉意,不管我在與不在你身邊,我的心卻從未遠離。

守望著愛,守護著你,幸福著你的幸福,甜蜜著你的甜蜜,依然記得我們曾經的約定,你的每一條說說都牽動著我的心,見到他的每一次都想知道你的消息,想打電話給你,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想去看你,想著我的處境,雙腿卻始終少了邁向你的點點勇氣,近在咫尺的我們,什麼時候有了這段無法逾越的距離。

低頭悄問,親愛的你,能否聽到來自於我靈魂深處的聲聲呢喃?能否看到我揉碎滿地的無限深情?其實我想你又怎能不知我滿腹掂念?不管人生幾何,我都會用一生的愛,寫盡千古的詩詞,為你織詩成繭,我用無盡的思念,忘穿盈盈的秋水,為你牽掛成災,縱使鐵石心腸,也不會毫無知覺,親,你知道我在想你嗎?

想起你的時候,總是甜蜜伴隨著苦澀,幸福伴隨著淚水,南湖邊,公園裏,到處都是你的影子和我同行,我不再漫步在那些熟悉的環境,怕觸及我內心深處那隱藏著的疼痛,重溫我們共同擁有的記憶,都讓我感到清冷孤寂,因為再也沒有人在我無助的夜裏,輕輕的發來溫暖的資訊,再也沒有人在我痛苦的時候,伸出溫暖的雙臂。世上的一切都染著藍色的憂傷,也彌漫著婉轉的牽掛,思濃情長,青澀難言,叫我無法安心的寫文,安心的讀書,想起你的每一刻都是煎熬,只有一遍又一遍的在相冊裏尋覓你的印跡,恍惚的心才會有一絲回轉的餘地。

張開眼,閉上眼,到處都是你的影子,你知道嗎?我永遠無法像忘記他那樣忘記你,想起你的時候,總會有一絲暖流流過心裏,漫過前生後世記憶,記憶裏你依然那麼迷離,撩撥著我心裏那根為你而彈奏的琴弦,心河裏的牽念緩緩流淌,卻彈不出歡樂的曲調,拆開折疊的心事,深處每一層都是你和我相守相攜走過的影跡,你是我心靈深處那最溫柔的一抹春光,只有你才是我心底最深處那一抹溫柔,任時光如何變遷,任誰也無法取代。

守望著愛,守護著你,永遠的保存和你在一起的所有記憶,把你的甜蜜好好的珍藏在我的記憶裏,你是我的牽掛,不管我的人在哪里,我的心裏真的還有你。或許時光讓我們拉開了一點間距,但是我相信我的心依然和你在一起,沒有距離。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為你祝福,祝你天天快樂,幸福無比

孤單中沉醉一顆淡漠的心,寂寞如煙般慢慢散去,只是喜歡靜謐的夜晚,手捧一杯紅酒,搖曳我的相思,今夜,是否會來我的夢裏?我就是我,一個詩一般,夢一般的小女人,散文網淡漠如煙,散文吧美麗如雪。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439  
午夜時分,我依然毫無睡意。我知道,會有一部分戀舊的人,和我一樣,枕著回憶,徹夜狂歡。

本不喜歡陷在回憶裏,害怕迷失了自己,走不出來,卻又逃不開。就像歌詞裏說的一樣: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揚手間,月光落於指間,似花期歸隱後的落英繽紛,白的是梨花花瓣,粉的是桃花花瓣,那碎了一地的疼,可是相思落下的病根?想念,是一種笑到哭出來的幸福;想念,是會呼吸的痛。

窗外的天空,空的有些清冷。一輪圓月當空,卻沒有一粒星子,來相襯相伴。忽而想起他來,就像跌跌撞撞的闖入了迷霧叢林。心裏,又溫暖,又蒼涼。

記得曾年輕時,可以為了自己心愛的人,花掉好幾個月的工資,只為見他一面。哪怕相聚的時間,短暫的只有幾個小時。可以因為他的一句話,一連幾天都不吃飯。也可以為了他,放棄一切。甚至可以,至日漸衰老的父母於不顧。只是他,只有他,我的世界滿滿都是他。

回想起那時候的愛情,真讓人感到快樂。畢竟是年輕啊,年少輕狂。畢竟是年輕啊,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那時候,可以為了所愛的人,“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只要他能露出一個真實的微笑。因為那時年少,才可以像飛蛾投火般的愛著一個人。那時候的心,純粹,通透,執著。那時敢愛敢恨。那時的時光,真好。

那是一個足以懷想一生的邂逅,就連陌上的青青草,都忘記了聽風兒的低語。那含羞著半開未開的花兒,也忘記了昨夜的呢喃細語,任由雙飛的蝴蝶,不依不斜的停在自己緋紅的衣裙上。遠處傳來一個妙齡女子的歌聲: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歌聲越過五月的槐花香,趟過夏初的長河,穿透自己寂寞的高牆。就在那四目相對的瞬間,就再也移不開眼來。在十指交握的那一刹,這便是一生一世。一輩子,卻只在這一刻,才凝成永恆。

不曾與冷暖糾纏,不想與黑色有染,只想心似蓮開,清風自來。惟願,得一人心,永不離分。惟願,四季輪回後,還可以,坐在磐石上,共看落日時分的晚霞。惟願,月圓人長久。只是幸福是玻璃,美,卻易碎。

想念,是會呼吸的痛。想起他來,心裏便有了綿綿韌如絲的情意。是的,他還不曾離去,他還住在往日的城裏,住在我心裏。就像曾有過的某個畫面,在腦海裏一閃現,就想起了他。是的,這便是想念。是一種不完美,也不遺憾的想念。

還記得那個冬天,我們一起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公園看雪。那湖面上的冰,是我此生見過的最堅固的冰,腳踩在上面,冰毫髮無傷。所說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也許,愛情也是這個道理。寒冷的天氣,你就一直緊緊的牽著我的手,然後雪落在我們的頭髮上,衣服上,有些涼,卻怎麼也不舍得抖落。那時候,你說,我多想,在無盡的時光裏,我們是長不大的孩童,從青絲少年,相伴到白髮蒼蒼。

那時候,彼此都以為,這一生的路,還有好長,好長。就像一到冬天,雪就會落下。

轉瞬,已不再年輕,心忽老。過去的這些年,我再也沒見過,像那一年那樣大,那樣美的雪。

他不會知道,雪是一粒一粒的撒,還是如落花般幽幽落下。如今,他在那裏呀?是不是,早已忘記了,那個關於長街落雪的約定。是呀,我們都老啦,老到都忘記自己曾經對誰,說過什麼話。

想起那時候,說的那句,近水樓臺先得月,你若是天空的一輪圓月,那就落在我的湖心吧。我若是樓臺,你就把你的半絲光亮,投向我吧。這樣回憶起他來,就像是素錦上朵朵盛開的梔子花,溫暖,柔軟,清香。

想起他來,一想起,便覺察不到時間的荒寒無依,倏然覺得,時光,溫良,又慈悲。他啊,大概就像那一年的冰和雪,滿滿的裝在我心裏。天色暗沉,北風一吹,雪花飄舞,想起的一幕一幕,悲或喜,苦和樂,笑與淚,看在眼底,都在心裏。

因為你知道,無論過去多少天,多少年,他就像心裏的一朵雪花,永遠不會凋謝。你在天南,他在地北,隔了長長的街和無數個年月,只要一念起,便在心上,卻是很近,只是一個轉身的距離。因為,都在記憶裏。

想念,是會呼吸的痛。我不再去追問,風的消息,我不再去想,雨的印記。只是一抬頭,月光柔柔的照在臉上,我知道,無論你在那個地方,只要過的好,那便是春暖花開。

在看一本書時,因為某個句子,總會想起他。在熱鬧的街頭巷角,一陣一陣的失落漫上心尖,你也會想起他。是的,他好像無處不在,在一首歌裏,在腦海裏,在夢裏,在心裏。只是,不驚擾生活,只需偷偷想念,不許落下淚來。

讀到一首詩,是席慕蓉寫的,現在,我只記得這幾句。

在年輕的時候,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

請你,請你一定要溫柔地對待他

不管你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

...

若不得不分離,也要好好地說聲再見。

轉眼又是一年初夏,在風裏,在雨裏,在回憶裏,我依然平靜的過活。有些人,有些事,留在記憶裏,最好不過。清風拂起書頁,而我只是遠遠的看著,偶爾想想,念念,憶憶,也是好的。已不再癡想,時光的倒流。

想念,是會呼吸的痛。一揚手,你在眼前。閉上眼,你在夢裏。如此,足矣。

最美的好留給你 留給最懂的你 所憶 飼い犬に母屋盗られて… アリさんがいっぱい 淡墨相思意 微微念 甘之如飴 春雨裏的外婆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