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761  
那一年,她病了,他用板車拉著她去鎮上找診所看病。說了一籮筐的好話,掏出口袋裏所有的硬幣,郎中終於給她打了針,再塞給她兩服黃竹紙包著的中藥。

他拉著板車往回走,她依舊坐在板車上。穿過一條小街,向右拐,再穿過一條街,好香好香的氣味兒飄過來,飄過來。他狠狠咽了口唾沫,遲疑幾秒,止了步,回頭:“你想吃油條不?”

板車上的她本來也在偷偷咽唾沫,忽兒聽到他的問話,愣了愣,搖頭:“不吃,不想吃。”她摁摁布包裏那幾個煮熟的紅薯:“這有紅薯呢,我要是餓了,會吃紅薯的。”她清楚,他的兜裏連一個碎角子都沒了,哪來錢去買油條。

他靜靜地看著她,就像一下子,一下子看到她的心底裏去了。她不好意思了,低頭。該死的,那好香好香的氣味兒又撲過來了,她情不自禁地又吞了吞唾沫。

將板車輕輕拉到街邊,泊穩,他大踏步朝街角那個炸油條的小攤走去。她的目光追著他那肩寬背闊的身影,看著他站在攤主前戳戳點點。她臉紅了,羞愧地閉上眼。天啊,我們不是乞丐呀,他怎麼好意思向人家乞討!再睜開眼,她便看到他笑吟吟舉著一根油條朝她跑過來。

她生氣,扭頭:“我不吃。我不是乞丐,我不吃乞討來的東西。”

他大聲說:“誰說這油條是乞討來的,我是拿煙絲換的。”

她詫異:“拿煙絲換的?那你想抽煙時咋辦?”他抽煙好多年了,人家說“人是鐵,飯是鋼”,他卻說“人是鐵,煙是鋼”。在他眼裏,煙比飯重要。累了,他點支煙一吸,就來勁了;餓了,他點支煙一吸,就飽了。他抽的煙都是自家種植的旱煙,曬乾後,煙葉切成絲裝進小塑膠袋再掖在兜裏,想吸時,拿小紙片滾成“喇叭筒”。

他笑:“一天半天不抽煙,死不了的。再不濟,煙癮來了忍不了的話,就撿幾片路邊的幹樹葉搓碎了滾成喇叭筒,不也照樣能抽能應應急……”他將油條遞給她:“快吃,趁熱,香香軟軟的。”

她說:“我們分著吃,你一半,我一半。”他搖頭又搖頭:“不,我不愛吃油膩的東西,你快吃。”

她咬了一口,眼睛就霧濛濛了,想擦擦,沒擦。他還在高興著,問:“香不香,甜不甜?”她脫口而出:“苦,好苦。”

他差點蹦起來:“苦?怎麼會是苦的,我要師傅給炸一根最甜最香的哦。”她抬起頭,皺眉頭:“不信,你自己嘗嘗。”她用勁掐下大半截,狠狠塞進他的口裏。他嚼了一下,再嚼一下,咦,奇了怪了,不苦,好甜好香,還暖和和的呀。

看他一臉摸不著頭腦的疑惑樣子,突然地,她撲哧一聲笑出聲來了。他,頃刻間,就明白怎麼回事了。她只是“騙”他分享那一根油條呀,騙他吃下一根油條的大半截呀……

這個故事裏的他,是我30年前的父親。這個故事裏的她,是我30年前的母親。這個故事,父親對我講過“9999”次,母親對我講過“9999”次。父親母親講述的“版本”有些出入。父親總是忽略掉他用自己熱愛的煙絲換油條的情節,卻一再重申母親騙他吃油條的細節。母親總是強調父親用煙絲換油條的細節,卻扔了她騙父親吃油條的情節。不如你送我一場春雨 夏的思索 枕著花香入眠 我老了 屋瓦扯下雨的面紗 聽朋友講沂蒙山婚俗 沖縄、秋模様です。 旗袍,訴不盡的傾城芳華 故鄉夕陽長 陽光下的守望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40  
回憶,是個撫不平的褶皺,忘不了,放不開,扯不斷。朋友之上,戀人未滿,這次轉身,即是天涯之隔,時間的交錯外。那個你,我再也沒見過了;那個你,是否還好呢?

——題記

是否真的有種情懷叫做“朋友之上,戀人未滿”?如果有,那麼最後結局會是什麼?難道是抱憾分開,不再相見?還是說,本就沒有答案呢?時間流逝的過程中,努力讓自己不再去觸碰那些已經結疤的回憶,可是有些東西就像是約定好了一樣的一起出現,然後觸碰到回憶裏的某個點,所有的曾經像是被搬上了大腦的熒屏,再次曆曆在目的匆匆流過。畫面雖早已泛黃,但是那份痛苦卻還是鮮活無比。

自從那次轉身以後,我們再也沒見過,時間已經過去了快一年,我以為我早就把你淡忘在時間之外,不再去回憶起跟你有關的點點滴滴,甚至在很多人面前表露了那份要把你忘卻的決心。我以為,這樣的我會真的把你忘掉,忘掉那份曾經的喜歡,忘掉你在天橋上的那個笑容,當然……也忘掉你行走時那標志性的內八。我以為,在時間的匆匆離去的每個夜晚,我記憶中的你也會跟著變淡,隨著每一聲心跳把你死死的封存在回憶之中,不再去提起,也不再去觸碰跟你有關的所有一切,不再聽你聽的歌,不再走你走過的路,也不再看你愛看的漫畫。那樣的我,是有多想忘了你?

當某天,早已習慣你的存在,就像每天都會吃飯喝水一樣,早已把問候你當成每天都會做的事一樣,那麼,當某一天,突然要讓我把這個習慣改了呢?那將是多麼難的一件事,習慣已成自然,最後要把這份自然拋開,跟割掉身上的一個部件有什麼區別呢……可是,你還是得忘掉,不是嗎?努力維持的最後只會是越來越痛,既然這樣,那麼還不如趁著沒有深入骨髓趕快的把她忘卻,這樣的結局,未免不是一個善始善終的答案。

以後,耳邊再也不會響起你熟悉的哼唱,再也不會喊著給你起的外號:大傻;再也不會聽到你給我說著宮崎駿的每一部動漫了,更不會再聽到你給我說那還沒有說完的哈爾的移動城堡了……時間在流逝,歲月也在變遷,我們早已回不到過去,留下的只是,你在遙遠的那一端,我在看得見你的這一端,只可惜,我們中間隔著的是最熟悉的陌生,“朋友之上,戀人未滿”最後的結局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仰望”這首歌你還記得嗎?“這個失去你的遺憾,我會勇敢,仰望風,等待你回來,仰望雨,能安靜聽完…。”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句歌詞,耳邊再不會響起你唱這首歌時的調子,老實說,我有過一段時間沉溺在這首歌當中,不去面對現實,活在回憶之中,可是時間這樣告訴我了,我沒有多少時間在浪費了,你所在乎的這一切,也許她早已忘卻再腦後了,你早就應該開始一段新的旅程,去走更精彩的路,聽更好聽的歌,看更好看的人,以後,你再痛再累,都跟那個女孩早已沒有半毛錢關系,所以,你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是啊,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

朋友們一直在說,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是啊,一切都過去了,不論那時是多麼的痛苦,多麼的難熬,到了現在,都已經過去了,時間在跑著,過去的早已過去,不會因為我的不舍而停下駐目,當青春的年華老去,我便不再年輕,因為時間,我們誰也無法在誰的青春中留下重重的一筆,無論怎麼感歎緣分命運與否,那年,你早已在某個風雨之後離去,給我留下的卻只會是淺影,注定有些人,是只能留在回憶當中的。只是那個你,我再也沒見過了。

那個曾經讓自己聞之面紅耳赤,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讓自己為她擔心,落淚,傷心的人應該早已把你忘卻在現實之外,彼此早已淡出在熟悉之外,做著一對既熟悉又充滿著陌生的人,耳語之中不會在提到對方,即便偶爾提起,也會很快的一句帶過,仔細想想,這樣也好,畢竟有些人,是只能放在心底的……

那個你,再也沒見過了,以後,即便偶然間遇見,一個微笑即可,因為你只活在我的回憶之中,而不是生活,或許還是會放不下,但是卻淡了許多,畢竟我們早已錯過了許久,再次提起,只會湧現出說不出的陌生,心裏再也不會泛起小波瀾,因為彼此身邊都會有一個等著我們去愛的人,再回首,那些曾經最在乎的,最喜歡的,最放在心裏的,現在,早已拋棄給了曾經的自己。

以後的你我,會更加愛自己身邊的人,更加珍惜,再次提起過去,同樣也是會一句帶過,只是,那份苦澀還是留給曾經的你我去回味,現在的你我,還有很多的事等著我們,再沒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去感慨,時間早就把一切沖淡的幹幹淨淨,這時,才猛然想起,原來我們苦苦追尋的結局在未來的某個時間段就已經抒寫下篇章,我們要做的就是努力過好每一天即可,那個你,見與不見又何妨?

最後,放下那份執著,前面還有很多路要走。還有無數的磨難的要度過,即便經曆了這麼多,我們依舊年輕,離年息花甲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可能再見,你早已是別人孩子的母親,手裏拿著孩子的奶瓶,而我,胡茬早已上臉,走路不再匆忙,同樣的,我可能也牽著屬於我的孩子呢,呵呵,如果是那樣,見上一面又何妨?

我是石飛,我依舊在行走,行走在真理的道路上!如果只是忽然…… 飄零過生命的渡口 紀念我們生命中的逝去 情結天柱山 那些周而複始的快樂 ?小さな春 ? 人群中走散的,不只是你和我 你是我兄弟 月光浴 とってもTシャツ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821  
無情冷酷的北風吹奏慘痛銷魂的悲歌,昏明暗淡的案幾訴說不舍的人生別離!

我惆悵!月有晴圓,亦有陰缺。無數人憧憬向往地美景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曾經的靜夜皓月刹那便成為不留痕跡的煙消雲散,只餘下柔情人的黯然神傷和對一去不複返的歲月時光的無奈嗟歎。我唏噓!人有歡合,亦有悲離。那久別重逢的擁抱奈何經受不了時間的考驗?喜悅的歡聚轉瞬便是悲傷的別離。溫暖的岸與遠離的船總是遙遙相望。

曾幾何時,浮華彩燈之下,我們笙歌雀躍,唱響彼此間的情同手足;曾幾何時,清風明月之下,我們把酒盈樽,對敬彼此間的情深似海;曾幾何時,故梓夜雨之下,我們對窗談歡,言說彼此間的深情厚誼;曾幾何時,天高雲淡之下,我們登高懷遠,共抒豪邁壯志!

美好只是回憶,殘酷才是現實。如今,我們又要揮手告別,短暫的相聚似乎只屬於過去,明日,我們便再次遠隔天涯。彼此的音信,只希望往來的大雁能夠銘記傳達;心中的思念,只求深夜的明月可以不忘相寄。

莫傷,朋友,我們的夢想等待在遠方,海角才是我們的歸宿;莫泣,朋友,“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今日的別離,只是為了明日的重逢!聽,枝上的小鳥也在用快樂的歌聲為我們歡送;看,遠方的蓬萊在向我們招手相迎,那,便是我們重新啟航地地方。

曉風拂袖,我們折柳相贈,離別的悲痛在內心如烈火熊熊燃燒,萬分的不舍化作無言的凝眸。夕陽西下,我們對酒祝願,祝願我們的友誼與天長與地久,祝願我們在遠方彼此平安。送上一個深情的擁抱,此去今日,相見又不知何年;芳草萋萋,烏鵲哀鳴,煙波茫茫,揚帆濟海,前路崎嶇,我們一同踏上那未知途程,朋友,希望你我都能夠順利抵達仙鄉。

好吧,我們就此作別!不舍豈能留住離去的腳步。說好不哭,為何眼角早已濕潤不堪;說好不泣,為何轉身便已淚滿青衫。漸行漸遠的身影模糊離者的視線,艱辛沉重的步伐許諾彼此不忘的誓言!

孰說天地無情?看,是誰為我們傾瀉痛徹心扉的淚水;聽,是誰在分岔路口為我們吟奏斷腸的離殤之曲!

再見,我的朋友;珍重,我的朋友!石元太一が巷で話題です。 佐藤允は街で話題だそうです。 明鏡 與她、他、她們…… 榕樹下的秘密 這個秋天,我依然顛沛流離 たまにはこんな日も 浮沉 歲月如沙,夢隨心綻放 月是故鄉明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