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也許你是一個來自貧窮山區的學生,每當看到與你同宿舍的其他學生,毫無顧慮地揮霍著父母的錢財,過著體面的、無憂無慮的大學生活的時候,你會擔憂畢業後能與這些人共事嗎?社會會接納我這副寒酸相的窮學生嗎?

孩子,用不著因為貧窮而慚愧,而自棄,要坦然接受貧窮的現實,貧窮與尊嚴無關。挺起你的腰板,貧窮不是你的無能,更不應成為你的一種負擔。毛主席曾經說過“窮則思變”。在這裏我可以肯定地告訴,“貧窮”也是一種財富。“貧窮”迫使你低調處事、“貧窮”使你擁有比常人更謙遜的態度、“貧窮”造就了你助人為樂的精神、“貧窮”催生了你“痛改前非”的決心。這種點滴思想的累積將慢慢地聚集成一股正能量,最終轉化成你的精神財富,此時脫貧也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物質是由精神創造的。世界著名作家托馬斯·弗裏德曼(THOMASL.FRIEDMAN)也是這種觀點的持有者。他在《世界是平的》一書中有過這樣的陳述:“在平坦的世界裏,一個理想的國家是沒有任何自然資源的,因為沒有自然資源的國家無依無靠,所以傾向與挖掘自身的潛力,提高自身的競爭能力。”為什麼呢?因為“這些國家會設法調動起全體國民的幹勁、創業精神、創造力和學習知識的熱情,而不是熱衷於挖油井。”有什麼佐證能證明這一觀點嗎?“中國的臺灣地區在自然條件上,是一個位於颱風頻發海域的貧瘠海島,除了當地人民的幹勁、進取心和才華,幾乎沒有任何自然資源。但是今天,它卻擁有著世界排名第四位的外匯儲備。”就這麼一個例子嗎?“日本、韓國和中國香港、中國沿海地區的經濟成功也都能夠用同樣的理由來解釋”。

強國不是靠挖掘自家的資源而富強的,在物質進步與道德完善兩者中大部分美國人更重視道德價值。宗教革命的領袖馬丁·路德說:“一個國家的興盛,不在於國庫的殷實、城堡的堅固或是公共設施的華麗,而是在於公民的文明素養,也就是人民所受的教育、人民的遠見卓識和品格的高下。”

可見精神世界的建設和精神世界的繁榮才是物質富有的原動力,物質可以暫時的貧窮,但是精神卻不能有任何時候的“貧窮”,否則那將是一窮到底,永無翻身之日。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明天變成了今天成為了昨天,最後成為記憶裡不再重要的某一天,我突然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被時間推著向前走,這不是靜止火車裡,與相鄰列車交錯時,仿佛自己在前進的錯覺,而是我們真實的在成長,在這件事裡成了另一個自己。這一刻,我很想知道那個喜歡向日葵的女孩是否已經走遠?

有這麼一個女孩,即使上一秒還傷心流淚,下一秒你卻看到了她的歡笑,她就像向日葵一樣永遠留給世人以笑臉,永遠將傷心留給自己。她收藏了很多關於向日葵的圖片,構想了很多關於向日葵的故事,希望有一天,向日葵可以開在她的身邊,走進人們的心中。

記得,那一刻,東方朝霞美麗了晨曦,淡淡的陽光灑在鄉間小道上,向日葵花綻放,她說,她突然就喜歡上了向日葵,喜歡它給的那種力量,無形的,卻又振奮。總是倔強的和盤托出,一顆心的執著。如同向日葵,為了愛,這個女孩便把赤誠的臉轉向了陽光,她說,她要擁抱生活努力爭取。

只是,不知道是人生路上風景變了,還是我的心境不同了。再次見到向日葵時,餘輝灑在大地上,一朵向日葵卻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它已然忘了太陽的方向,就像那個女孩木然的沉默著。它開在百花爭豔的地方,沒有獨特的芳香,沒有華麗的外表,有的只是沒有目標的旋轉,沒有方向的期盼。她哭泣著說,曾經喜歡向日葵的姿態,驕傲、自大,以為追尋著暖陽的顏色,便能不加雕飾的快樂和幸福著,可是炫燦的色彩終究會在時間的洪流中垂垂死去。站在陽光中,所有的人都相信她有足夠的理由活得快樂,但沒有足夠的理由得到自己的幸福。看著別人的幸福,它只能默然的低頭、轉身。

孤獨的向日葵,開在少有人去的地方,當金黃的花瓣被一陣陣微風打開,似乎吹開了一段塵封的記憶。她說,這些年來,習慣了一個人的獨處,一個人的思索,一個人的落枕而眠,一個人的走走停停,一個人的說說笑笑,學會了生活,學會了堅強,學會了不再倔強......微笑不再是她的真實,流淚不再是她的心情,這樣的她痛並快樂著、微笑哭泣著。這樣的孤獨,這樣的更迭,惟有勇敢的向日葵能夠承受。

時間和空間早已變換,執著的氣息卻一如從前。一個人的生活,一個人的守侯,從此,喧鬧的風,多情的雨都不在相關。

向日葵女孩說,是成熟的矜持讓向日葵不再揚起,燦爛的笑臉是它飽滿的感歎。有個地方開滿了向日葵,候鳥永遠飛不去南方,那就是前方。

夜中の蚊 粽香縷縷老屋情 似一幅柔美的畫 靜靜地等待著你的出現 密密實實 端午,記憶初晴 女人,可以不傾城 一年四季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中月 江煙雨蔓延千古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