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千里河西,十日隴上之行的最後一站——敦煌。

去敦煌不全是為了莫高窟。我明白,卻不能說。其實心裡惦念了很久的,是茫茫大漠中那座神奇的鳴沙山。

人說在清朗乾爽的風天,傍晚時分,在山腳下能聽見沙子嗚嗚的鳴響。伴著月牙泉汩汩的水聲,這鳴沙山就是沙漠中的音樂之城。

血紅的夕陽隱去山後,天空純金一般爍亮。鳴沙山從塵埃中靜靜顯露,眼前一片混沌的金黃。天低了地窄了原野消失大海沉沒,惟有這座凝固的沙山,如同宇宙洪荒時代的巨型雕塑,矗立於塔克拉瑪干沙漠的起點或盡頭。

也許最初的創造只是出於一場無意的遊戲。千古寂寞,朔風把大山和岩石揉成沙礫;然後又把白灼的細沙重新捏成一座山岩——當鳴沙山成為鳴沙山時,它已是一群雄健而威武的西北漢子,壯碩的臉膛上刻著重重的深邃而俊俏的線條。綿延的山脊如一道鋒利的刀刃,挎於腰間,舉過頭頂。曾在夢裡見過許多回的鳴沙山,在這一刻卻忽然變得不那麼真實——曾有過千姿百態的想像,可就沒想到,一座沙子聚成的山,居然能聚得如此剛硬棱角分明。

那沙子是如何一粒粒匯攏堆積聚合又渾然一體地升高壯大呢?

我讀不懂鳴沙山。

脫去鞋襪。光腳走上沙丘。沙極細且柔軟,有一種溫熱的暖意,從腳跟緩緩升起。沿著山脊上坡,瘦削的山頂如地平線在遠天呼喚。沙中的腳窩很深,卻不必擔心會陷落,沙窩似有彈性,席夢思般地托著,起起伏伏沉沉浮浮,跳著即興而隨意的舞蹈,在自己身後扔下一長串盪逸的腳印,是沙漠之舟……

忽然恍悟,沙山原來還很溫柔。

沙山的溫情別有一種表達的方式。天下也許再不會有比鳴沙山更坦率的山了——它從來沒有外衣也沒有包裝,沒有樹林,沒有青苔,只有金沙連著銀??沙,一無遮攔地舖陳開去,裸露的身體無需任何一點覆蓋,從從容容地展示著它優美的體態和曲線。坦坦蕩盪,清清白白,冷峻中含有幾分柔韌,野性中有幾分羞澀,從春到冬,永遠敞開胸懷,呵護著來往西域的路人。我驚異,我惶惑,我讀不懂鳴沙山的性別。

夕陽已完全沉落。月亮從大漠盡頭悄悄升起。沉浸在月色中的鳴沙山,如海上漂流的冰峰,煙籠霧繞,白璧無瑕。沙峰之頂,更加仙山瓊樓,難以企及。回望身後,沙坡筆陡如削,四壁懸空。果然有降落傘的旅遊服務,可以在山坡上迎風一躍,降落到海綿般的沙谷中去。

月色迷茫,星星深遠。亙古大漠,冷峻寂然。有淒涼的風,從沙底一絲絲透出來。那個時刻,我相信永恆。

也許是風。是風之手,在人們歇息之時,撫平了沙海的每一道印痕;又將沙子驅回它們原來的位置,將它們重新凝聚,重新整合,重新磨礪。每日每日,風都這樣不知疲倦地完成著它手中不朽的雕塑。當人們發現風兒揉捏了再造了沙山時,風已飄然而去。沙之聚,有自由的風之手。那麼人心呢?人心之聚,更如八面來風;若是一盤散沙,解鈴還需繫鈴人——風聚沙,便是一個順其自然,循序漸進的演變之途。想必是,當風參透沙的心,風的需要成為沙子的需要時,沙子就自己走動起來,舞蹈起來,最後完成它的屹立。

聲聲駝鈴,在大漠上遠去,鳴沙山,卻無言。

where and where Fishoil Some things you just don't remember Water of happiness! To find my own The ink one season of missing The falling leaves Tongche heart A kind of beauty called restraint Eat hot pot in how to remove body odor? Sweet Dream I am a cloud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活中,總能遇到有些特立獨行的另類,思想或超前或偏激,話語或犀利或衝動,行事風格與常人格格不入,別人眼裡是清高脾氣大,自我評價是有骨氣有志氣。對此現象,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查閱詞典,骨氣原意為體貌氣質,後多指剛強不屈的人格及操守;志氣是指積極上進或做成某事的決心和勇氣;脾氣原意為脾臟之氣,後多指人容易發怒的性情,也指事物的習性。三者雖同為“氣”,但內涵差別顯而易見,不能混為一談。

骨氣是做人的根本和力量的源泉。無論環境如何惡劣,即使有生命之虞,骨氣勢不可少;無論誘惑如何致命,即使夢寐以求千載難逢,骨氣絕不可丟。骨氣就是人頂天立地行走世上的看家資本,要是你不堪命運的折磨,屈服於他人的淫威,吞食了享受的誘餌,即便你一時心滿意足窮奢極欲,但在別人眼裡蛻變成一隻奴顏婢膝的哈巴狗,你內心的道德天空也是灰霾一片。骨氣其實就是氣節和名譽,人一旦喪失掉骨氣,雖生猶死,為人所不齒。 "廉者不受嗟來之食,志士不飲盜泉之水",撐起二者壯舉的,就是骨氣二字。伯夷叔齊餓死不食週粟,是骨氣;田橫死不受漢封,部下五百壯士投水殉主,是骨氣;蘇武北海牧羊19載不事匈奴,是骨氣;項羽兵敗自刎不過江東,是骨氣;八女投江、狼牙山五壯士跳崖,是骨氣。英雄們的錚錚鐵骨,在歷史的年輪裡刻下了悲壯與激昂。枉殺功臣,割地稱臣,宋高宗只為保住半壁江山刻意逢迎金國,盡喪骨氣;貪戀生命,醉心女色,洪承疇變節降清,骨氣難覓;“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慈禧卑躬屈膝討好洋人,骨氣何在?另立門戶,汪精衛投靠倭奴, 命喪東洋,骨氣全無。跳梁小丑的齷齪表演,遺臭萬年。

志氣是決定人生價值大小的砝碼與關鍵。同樣是一輩子,有人轟轟烈烈名垂青史,有人卻碌碌無為平庸一生,究其根源,就在於志氣的有無。有志氣者,心中預定一個坐標,終其一生向著理想目標義無反顧地奮鬥,雖荊棘密布挫折常伴無怨無悔,直至圓夢彼岸;無志氣者,信馬由韁,得過且過,猶如射箭沒有靶子,攀登沒有目的,散漫人生很難蕩起精彩的漣漪。陳涉揭竿而起點燃推翻暴秦的烈焰,靠的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志氣;黃巢聚眾起義,攻陷長安並稱帝,靠的是“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的志氣;岳飛抗金連克失地,靠的是“待從頭收拾舊山河”的志氣;革命先輩九死一生打下新中國,靠的是“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的志氣。有了志氣動力的輸入,人生的航船便能劈波斬浪,馬力驚人;否則只能飄蕩在塵世的海洋,遜色一生。

脾氣是體現個人思想境界和處事風格的重要一環,也是製約生活質量和事業高度的敏感因素。脾氣過大,容易傷肝鬱氣,影響情緒和健康,加劇人際關係的緊張,工作生活和事業難以一帆風順。脾氣太好,人緣可能不錯,健康倒無大礙,但一團和氣,凡事唯唯諾諾,工作難有起色,又給人可有可無的應聲蟲印象。生活中不是常聽到有女人痛斥老公沒脾氣窩囊廢嗎?與世無爭、隨波逐流、明哲保身,是無脾氣者的處世準則,透射的是懦弱低能圓滑世故;憤世嫉俗、求全責備、難受委屈,是脾氣大者的一貫特徵,體現出唯我獨尊、急躁冒失、冷漠自私的缺點。脾氣是個人修養水平的最集中展示,但並非完全相關。修養上乘者,胸懷博大,不愛計較名利得失,但在事關真理謬誤等大是大非問題上絕不含糊,爭鋒相對甚至大吵大鬧,這是昇華後的環保式“脾氣”,無可厚非。修養低下者,小肚雞腸,凡事總愛爭個輸贏,結果心情時好時壞,情緒忽高忽低,經此一番折騰,精力很難集中,內臟毛病頻發,志得意滿的日子不多。

琢磨骨氣、志氣和脾氣的關係不難發現,三者並非絕對的涇渭分明,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交織纏繞。大凡有骨氣的血性人物,往往志氣凌雲,脾氣甚大,而那些奴顏媚骨的勢利小人,往往志氣缺失,脾氣扭曲,對上唯命是從,誠惶誠恐,對下飛揚跋扈,頤指氣使。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的李白和“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陶淵明,一身硬骨和倔脾氣中流露出縱橫山河的志氣;“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誓死不降的風骨和牛脾氣難掩名垂千古的志氣;葉劍英元帥不惜掌骨骨折怒斥江青之流逆行,不懼打擊的鐵骨和烈脾氣烘托出憂國憂民的志氣。歷史上包拯、海瑞、于謙三位清官流芳百世的背後,都有一腔愛國愛民的志氣、寧折不彎的骨氣和嫉惡如仇的脾氣。那些溜鬚拍馬、趨炎附勢的變節者,其猥瑣齷齪軌跡早已被打上恥辱的烙印。趙高指鹿為馬,李斯助紂為虐,秦檜冤殺忠良,吳三桂朝三暮四,將低志、軟骨、狗脾氣的奴才劣根詮釋得淋漓盡致。

鬚眉也好,巾幗也罷,人立世間,總少不得志氣,缺不得骨氣,縱不得脾氣。三者就像三維坐標軸,準確定位出一個人的內在價值量。志氣代表你人生追求的高低,骨氣代表你做人的尊卑程度,脾氣代表你處世的風格,無志氣難以成大事,無骨氣難以解困難,無脾氣難以號眾人。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哪個人也不能隨意捨棄三氣之一自由生活,只是不能厚此薄彼,破壞平衡。志氣高骨氣硬脾氣大,容易孤標傲世,缺乏知音;志氣低骨氣軟脾氣小,未免俗氣市儈。如何在三氣中尋求適度平衡,是門大學問。

“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是大丈夫的骨氣;“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是英雄的志氣;“橫眉怒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是鬥士的脾氣。一個人,倘若能達到此三種境界,那他(她)一定是個頂天立地的豪傑,注定會在世間瀟灑走一回,鐵定會成為億萬人津津樂道與效仿的偶像。

under gfefe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细雨飞花扣帘栊,婉约落寞的调子,沧桑了时光,斑驳了心灵,这满怀的愁绪,唯有心知道。

一曲《莫失莫忘》,无词无句,仿若道尽万语千言,柔断人肠,催人泪下,只为了那一份淡淡的情谊,深深的思忆,许下半世琉璃的芬芳。

昔年,是谁眼眸如星,看烟花绽出月圆?是谁怜烟衰草凄,思绪万千?是谁恋断桥残雪,亦喜亦悲诗行挂

念,那一季的春暖花开,如诗如画,依稀见你笑靥如花,絮语芳菲,将璀璨的诗行挂在云淡风轻的高空上,奏响这一季暖歌。忆,那一夜阑珊的灯火,以风为伴,以月相守,你不言,我不语,随之会心一笑,情谊尽在不言中。那种心领神会的默契,喜了星辰,醉了春水,有一种由衷的欢欣,涌入心头。

很是怀念与你一起走过的岁月,我们可以毫无顾忌,毫无牵绊地在水色的时光里种梦,任扬花落肩,感受明媚与忧伤。转身,以诗为杯盏,以词为美酿,借一朵花的时间,共赴一场月光的潋滟。你说,灯火阑珊为谁点,如影似现笑谈间。烟花醉里雾朦胧,任笑尘世太痴颠。你说,风清不过是云淡,九霄也难透霞开,浅心谁画琉璃月,清颜宛如又沫秋。我言,婉歌无字流光去,清影弄月任尘积。若水清颜明月心,兮梦难圆觅知音。而今,回首两茫茫,难诉衷肠,终是各安天涯。

纵然是天各一方,陌路相向的必然。纵然是山水相隔,曲终人散的无奈。即使知道,再美的眷恋,再美的回忆,再美的执念,终是敌不过似水流年。而我,还是会被那些如云如烟的往事感动的莫名,仍用一颗琉璃心恪守那份最初的美好,让灵魂载满记忆的芬芳。

转眼,又是一季寒烟衰草凄,凝望秋雁人字徘徊,呼吸着秋天悲凉的气息,静默无语。漫漫长夜,暗淡的烛光,翻开我们点滴的过往,一个人在你的诗词中感受芬芳,那一个个熟悉的字眼,那一幅幅熟悉的插画,那一段段俏皮的留言,依然扣动心弦,熟悉的感觉竟是如此温暖,美好。只是,诗词依旧,画依旧,景依旧,感觉依旧,不知你是否也依旧将璀璨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