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機關工作的小劉,工資不高,日子過得雖緊張些,但倒也平平靜靜。
忽然某一天,小劉接到一封海外來電,說他們家一位在海外的親戚病故了,臨終居然指定小劉為他的遺產繼承人。這位親戚是小劉爺爺的表兄弟,自己沒有子女,說為了報答小劉爺爺當年對他的幫助,故而將一幢房子及好多藝術收藏品都贈予小劉。
天上掉下餡餅的小劉欣喜若狂,他馬上打點行裝,準備去繼承這飛來的橫財。同事們也紛紛來道喜,說小劉真有福氣,祖上積德啊!
可就在小劉剛訂好機票時,又接到通知說那幢大房子突然失火了,所有財產全部化為灰燼,親戚所買的保險已經過期,故不能得到任何賠償。
可惜空歡喜一場,退掉機票,重回機關上班。但他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整天唉聲嘆氣,逢人就訴說他的不幸。
同事們原來對他有些羨慕和嫉妒,現下都變成了同情。可時間長了,見他成天無心工作,就勸他︰“算了吧,現下還不和從前一樣,什麼也沒有失去嘛。”
“不一樣啊,那可是一大筆財產啊,我這輩子都賺不了那麼多。”
“一個你從沒去過的地方,一個你從沒有見過的人,一幢你從沒見過的房子,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呀?”
“你怎么能這么說,那可是我的財產啊!”
不論同事們怎么說,小劉都難以釋懷,認定是他的巨大財產遭受了損失,依舊垂頭喪氣,周遭的人都因工作努力而晉升了,他還在每天念叨︰“我的財產啊!”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界上,最緊張的地方可能要數只有10平方米的紐約中央車站問詢處。每一天,那裡都是人潮洶涌,匆匆的旅客都爭著詢問自己的問題,都希望能夠立即得到答案。對於問詢處的服務人員來說,工作的緊張與壓力可想而知。可柜台後面的那位服務人員看起來一點也不緊張。他身材瘦小,戴著眼鏡,一副文弱的樣子,顯得那麼輕鬆自如、

鎮定自若。
在他面前的旅客,是一個矮胖的婦人,頭上扎著一條絲巾,已被汗水濕透,充滿了焦慮與不安。問詢處的先生傾斜著上半身,以便能傾聽她的聲音。“是的,你要問什麼?”他把頭抬高,集中精神,透過他的濃鏡片看著這位婦人,“你要去那裡?”
這時,有位穿著入時,一手提著皮箱,頭上戴著昂貴的帽子的男子,試圖插話進來。但是,這位服務人員卻旁若無人,只是繼續和這位婦人說話︰“你要去那裡?”“春田。”
“是俄亥俄州的春田嗎?”“不,是馬薩諸塞州的春田。”
他根本不需要行車時刻表,就說︰“那交通車是在10分鐘之內,在第15號月台出車。你不用跑,時間還多得很。”
“你是說15號月台嗎?”“是的,太太。”
女人轉身離開,這位先生立即將注意力轉移到下一位客人───戴著帽子的那位身上。但是,沒多久,那位太太又回頭來問一次月台號碼。“你剛才說是15號月台?”這一次,這位服務人員集中精神在下一位旅客身上,不再管這位頭上扎絲巾的太太了。
有人請教那位服務人員︰“能否告訴我,你是如何做到並保持冷靜的呢?”
那個人這樣回答︰“我並沒有和公眾打交道,我只是單純處理一位旅客。忙完一位,才換下一位,在一整天之中,我一次只服務一位旅客。”
說得多好!“在一整天裡,一次只為一位旅客服務。”這話堪稱至理。“一次只做一件事”,這可以使我們靜下神來,心無旁騖,一心一意,就會把那件事做完做好。倘若我們好高務遠,見異思遷,心浮氣躁,什麼都想抓,最終猴子掰玉米,掰一個,丟一個,到頭來兩手空空,一無所獲。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斯旺小姐離開後,學校用了兩個月時間才為那個班級找到一位新的代課老師。貝蒂‧瑞在牧師的陪同下來到教室裡,與那些貌似天使的學生們見了面。貝蒂小姐剛剛搬遷到這座城市裡來,因此,她還沒有聽說過他們那專門攆走老師的惡習。看到她身上穿的那件粉紅色的衣服,尺寸比她應該穿的尺寸要小一個號,還有她那一頭亂糟糟的、有些發白的金發,學生們立即感覺出她是一個容易欺騙的老師。於是,一場賭局很快就產生了。

他們賭的是貝蒂小姐能在這裡待多久。
貝蒂小姐首先作了自我介紹,聲明她最近剛從南方搬到這兒來。當她在她隨身帶來的那個大肩包裡搜索著尋找什麼東西的時候,房間裡發出了“嗤嗤”的竊笑聲。
“你們中間有誰出過這個州?”她用友好的腔調問道。幾只手舉了起來。“有誰到過500英里以外的地方?”竊笑聲慢慢低了下來,一只手舉了起來。“有誰出過國?”沒有一只手舉起來。沈默的少年們感到迷惑了───這些有什麼相干呢?
終於,貝蒂小姐在包裡找到了她要找的東西。她那只瘦骨嶙峋的手從包裡拉出一只長管子,打開來,原來是一幅世界地圖。
“你那包裡還有什麼東西?午餐?”有人大聲問道。貝蒂輕笑著回答︰“待會兒和你們一起吃餅乾。”“真酷。”瑞克嘲弄地說。然後,她用留著長指甲的手指指著一塊不規則的陸地。“我就是在這裡出生的,”她用手指敲著地圖說,“我在這裡一直長到你們這么大。”每個人都伸長了脖子去看那是什麼地方。“那是德克薩斯州嗎?”坐在後面的一個學生問道。“沒有那麼近,這裡是印度。”她的眼睛閃爍著喜悅的光芒。
“你怎么會在那裡出生呢?”
貝蒂大聲笑起來︰“我的父母在那裡工作,我出生的時候我的母親就在那兒。”
“真酷﹗”瑞克身子仰靠在椅背上說。
貝蒂又把手伸進她的包裡搜索起來。這一次,她拿出一些有些發皺的圖片,還有一罐巧克力碎餅乾。他們傳看著那些圖片,每個人都很好奇。他們一邊吃著餅乾,一邊研究那些圖片,然後神色茫然地從圖片上抬起頭來。“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能幫助其他人。”貝蒂小姐說。
時間在她講述那些發生在遙遠國度裡的故事、那裡的人們怎樣、他們怎樣生活的時候不知不覺地溜走。“哇,這簡直像看電視一樣令人興奮﹗”一個小女孩告訴她。
貝蒂小姐每星期天來給他們上課,她把她的課融入到他們的日常生活中去,告訴那些十幾歲的青少年們怎樣才能使生活變得更有意義。一個星期天又一個星期天過去了,學生們越來越喜歡她,包括她那有些發白的金發以及她身上所有的東西。
貝蒂小姐在那所學校裡教了20年。雖然她一直沒有結婚,也沒有自己的孩子,但是由於她教了兩代孩子,因此,小鎮上的人們逐漸把她看成是所有孩子們的代父母。最後,她的頭髮變成了灰色,她的嘴角和眼角的皺紋也越來越多,她的手由於衰老開始發抖。她常常會收到她以前的學生寄來的信,他們中間有醫生,有科學家,有家庭主婦,有商人,有許多還是老師。
一天,她打開信箱,取出一個藍色信封。她看到信封的右上角貼著一張極為熟悉的外國郵票。信封的左上角寫著一個男孩的名字,這個男孩就是許多年前,她在那所學校所教的第一期學生裡的一個。她記得他過去一直喜歡吃她的餅乾,而且對她的課似乎也特別感興趣。一幅圖片從信封裡滑落下來,掉在她的膝蓋上。她的目光落在那張照片上,仍然可以看見那個十幾歲孩子的影子。那裡是印度的德裡市。照片上的他正和其他去那裡救援地震受害者的志願者一起站在瓦礫中間。照片上寫著︰ “因為你,我現下才會在這裡。”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是一個劫匪,坐過牢,之後又殺了人,窮途末路之際他又去搶銀行。
是一個很小的儲蓄所。搶劫遇到了從來沒有過的不順利,兩個女子拼命反抗,他把其中一個殺了,另一個被劫持上了車。因為有人報了警,警車越來越近了,他劫持著這個女子狂逃,把車都開飛了,撞了很多人,軋了很多小攤。

這個剛剛21歲的女孩子才參加工作,為了這份工作,她拼命讀書,畢業後又托了很多人,沒錢送禮,是她哥賣了血供她上學為她送禮,她父母雙亡,只有這一個哥哥。
她想她真是命苦,剛上班沒幾天就遇到了這樣恐怖的事情,怕是沒有生還的可能了。
終於他被警察包圍了,所有的警察讓他放下槍,不要傷害人質,他瘋狂地喊著︰“我身上好幾條人命了,怎么著也是個死,無所謂了。”說著,他用刀子在她頸上劃了一刀。
她的頸上滲出血滴。她流了眼淚,她知道自己碰上了亡命徒,知道自己生還的可能性不大了。
“害怕了?”劫匪問她。
她搖頭︰“我只是覺得對不起我哥。”
“你哥?”“是的,”她說,“我父母雙亡,是我哥把我養大,他為我賣過血,供我上學,為了我的工作送禮,他都二十八了,可還沒結婚呢,我看你和我哥年齡差不多呢。”
劫匪的刀子在她脖子上落了下來,他狠著心說︰“那你可真是夠不幸的。”
圍著他的警察繼續喊話,他無動於衷,接著和她說著她哥。他身上不僅有槍,還有雷管,可以把這輛車引爆,但他忽然想和人聊聊天,因為他的身世也同樣不幸,他的父母早離了婚,他也有個妹妹,他妹妹也是他供著上了大學,但他卻不想讓他妹妹知道他是殺人犯﹗
她和他講著小時候的事,說她哥居然會織手套,在她13歲來例假之後曾經去找一個20多歲的女孩子幫她,她一邊說一邊流眼淚。他看著前方,看著那些喊話的警察,再看著身邊講述的女孩,他忽然感覺塵世是那麼美好,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他拿出手機,遞給她︰“來,給你哥打個電話吧。”
她平靜地接過來,知道這是和哥哥最後一次通話了,所以,她幾乎是笑著說︰“哥,在家呢?你先吃吧,我在單位加班,不回去了……”
這樣的生離死別竟然被她說得如此家常,他的妹妹也和他說過這樣的話,看著這個自己劫持的人,聽著她和自己哥哥的對話,他伏在方向盤上哭了。
“你走吧。”他說。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快走,不要讓我後悔,也許我一分鐘之後就後悔了﹗”
她下了車,走了幾步,居然又回頭看了他一眼。她永遠不知道,是她那個家常電話救了她,那個電話,喚醒了劫匪心中最後僅存的善良,那僅有的一點善良,救了她的命﹗
她剛走到安全地帶,便聽到一聲槍響,回過頭去,她看到他倒在方向盤上。
劫匪飲彈自盡。
很多人問過她到底說了什麼讓劫匪居然放了她,然後放棄了惟一生存的機會。她平靜地說,我只說了幾句話,我對我哥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哥,天涼了,你多穿衣。”
她沒有和別人說起劫匪的眼淚,說出來別人也不相信,但她知道那幾滴眼淚,是人性的眼淚,是善良的眼淚。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