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楊虹回家跟父親把自己離家出走後的前前後後的事一說,老父親大為驚訝,對兒子說︰“項家真是天底下的大好人。虹兒,你能重新上學,這事我跟你媽作親爹娘的都幫不了你,項家的義舉對你來說就是再生父母。以後你得改口,叫他們爹媽才是。”楊虹呢,這回跟父親想到一起了,其實他內心早有此愿,只是經父親這么一提就更加迫切。當晚,楊虹含著淚水把久存在心頭的願望連同上學的喜訊,一起寫信告訴了遠在千裡之外的沈陽那個新家……  
    之後的3年,村裡人都說楊虹交上了好運,因為他有一個沈陽的“好爸好媽”每月寄錢來供他上高中,而且寄錢的數目從最初的50元,升到80元、100元和200元……逢到新學年開學,甚至升至五六百元還多。楊虹一家和村上人真的以為遇上了一家有錢的好心人。說好心不假,但說項士信是個有錢的人家那實在離譜了。那時項士信一人上班掙500來元的工資,為了保證給四川的楊虹每月寄錢,老伴郭淑傑一等丈夫把工資領回家,不管家裡有什麼大事難事要辦,她總先留出一半錢來放在抽屜,第二天又匆匆寄走。  
  郭淑傑說她是怕錢在家裡多留一天,就可能被別的急事擠用掉了。“從我認識楊虹後的這五六年間,我心裡一直提著弦,生怕有一天突然自己家裡出件什麼大事把給楊虹的錢挪作它用了……”郭淑傑每每談起此事,心中總有一種常人難以想像的負重感。全家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丈夫的500來元工資,卻要把其中的一半留出來給別人念書用,而僅用剩下的那麼一點點錢維持一個3口之家的生活,這日子是怎么過來的,恐怕除了郭淑傑和她丈夫項士信能說得出外,再沒有人能回答上來。  
    1993年夏,項家又接到四川寄來的一封信,打開一看,是楊虹寫的,工業高等專科學校的入學錄取通知書。“孩子他爸,楊虹這回有出息了,考上我們沈陽的大學了,你快看呀﹗”丈夫項士信下班剛踏進家門,妻子就激動地把這一喜訊告訴了他。  
    “好啊,這孩子總算沒辜負我們的一片心血﹗”項士信其實比妻子還要高興,因為他曾跟楊虹半真半假地說過這樣一句話︰“哪一天你真考上了大學,我就正式認你這個兒子。”  
    看到丈夫從心底裡都在樂的樣,一邊的妻子郭淑傑則雙眉慢慢緊鎖起來︰“楊虹上大學的費用就更大了。你看,光上學報名時就得一下交1700元呢﹗”  
    “還能湊一湊嗎? 日本菜Team Building, Management Training, Leadership Training, Corporate Training, 管理課程, 企業培訓, 團隊精神日本菜,日本料理, 壽司,刺身, 鮭魚,居酒屋,日本料理放題,天婦羅,日本料理office furniture電腦用品牙齒美容, 深圳牙醫, 牙齒護理,牙齒漂白, 蛀牙, 脫牙, 假牙, 補牙, 洗牙, 箍牙, 鑲牙”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