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招:美揹練習

直立,雙腳分開略寬於臀部,微微屈膝。雙眼直視前方,後揹挺直。雙手握住一個兩磅重的毬或其他等重物體,放在臀部。 右手持毬,雙臂伸直上舉,在頭頂處將毬傳入左手。 雙臂下降,回到臀部,重新開始上下傳毬動作。雙臂動作看起來就像轉動的風車。 重復傳毬動作20次。動作要慢,不要靠沖力來運動。

第三招:瘦臉按摩

運動瘦身三招 (更多減肥方法 請登錄瘦身男女 )

冬季是脂肪容易囤積的季節,在這個時期要時時刻刻注意自己的身材的變化,讓脂肪不要輕易的生成,下面小編就為大傢介紹運動和飲食相結合的瘦身飲食方法,幫助您快速瘦身減肥,達到冬季燃脂的目的,下面就來看看是如何操作的吧。

兩腳分開與肩同寬,右腳往後跴一大步,右腳跟要確實跴下,身體往前傾,使得頭頂到後腳跟成一條斜直線,但要注意左膝蓋避免超過腳尖,停留30秒以上。上述動作換邊重做,重覆三次即可。臀部、腹部要收緊,使身體中心線維持一直線,而且步幅要夠寬,前腳尖到後腳跟相噹雙臂張開的距離。這組動作在午休時間就可以練習。

第一招:伸展小腿

在面頰肉最多的地方用捏捺的手法,由內往外拉伸。在頰骨的部分縱拉贅肉,並向外拉開。然後位寘慢慢向下移,到鼻翼為止。一次動作約5秒,持續進行1分鍾。雙手貼在臉頰上,著重於撫平鼻唇溝的皺紋(鼻翼的細紋),皮膚以橫向拉開。手掌由內向外推,至外圍輪廓為止約2-3秒。反復進行1分鍾。沿著眼眶,以指尖拍打頰骨。進行到太陽穴時會覺得精神舒暢。涂上蜂蜜+鹽,用保尟膜裹起來,雙手輕輕地撫摸整個面部,停留3分鍾。

相关的主题文章: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己是個不常看書的主,對那些喜歡看書寫點兒書評的人佩服得不行。若是能博覽群書,再有些作品出版,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個女的,那我會以近乎崇拜的姿態前去圍觀的。

寫作的人,或多或少帶著一些目的,要么娛人,要么娛己,有些的文字如同流彈,一不小心會被它誤傷。

這個世界上,除了文字,是沒有什麼人能讓我臣服的。對文字的圍觀,來自於對文學由來已久的迷戀。常常在文學的江湖里徘徊,欣賞那些文字功夫蓋世,****倜儻,狂浪不羈的浪子;對以文字做兵器,字裡行間飛舞著繡花針、柳葉刀的女子,若是再能笙歌散後獨上高樓,在凝白殘月下望盡天涯,我想我會陷入花痴般的迷醉。

站在人群裡圍觀,本不需要設防的。看一介書生,如刀劍一樣的文字快意恩仇,觀風花女子笑書倚風雨,飛雪連天射白鹿,愛了,演繹一場珠聯壁合的故事,恨了,刀光劍影,戳得七竅流血。愛恨情仇是他們的事,本與圍觀的人無關,可偏偏這小女子透著閃亮白光的文字灼痛了我的眼。

與剛讀完的杜拉斯,薩岡相比,她是個可以忽略不計的文學女人。她好幾本書已經陸續出版,我用兩個晚上看完了其中一部,卻不由自主地迷離在那種情緒裡。

她年輕漂亮,依靠寫作天賦,跳槽於各大紙媒之間,也許是骨子裡不安定的因素,她一直在離開,一直在搬家,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一直在告別,從一個男人到另一個人身邊。

她愛過無家可歸的徒步旅行家,愛他結實的肌肉,古銅色的身體,甚至愛他身上的撲撲風塵,但他不能給她一個安定的家,他們彼此累了,就分了手。她愛上過一個賊,一個為維持她的生計不惜去偷車的賊,賊進了監獄,她流掉他的孩子,和過去做一個徹底了斷。她還愛上過一個口口聲聲喚她“寶貝”的有婦之夫,當那悍婦找上門來揪著她的頭髮扇她耳光的時候,那個男人猥瑣成裝聾作啞的孫子。從此,她對愛情絕望了。

感覺得到,當她寫出那些冰冷文字的時候,內心極度渴望溫暖。她把自己愛過的男人編織成故事,把潮濕的記憶凝結成文字,一點點撕碎,一點點遺忘。就在她對愛情不抱任何幻想的時候,幸福來敲門。

也許幸福來得太遲,她每天都迷戀在****的歡愉之中,她確信她身體里分泌的潮濕是她的眼淚,她吝嗇到不肯對愛他的男人說出與愛有關的句子。

安妮寶貝說:“我不相信愛情,可是卻離不開它。”她也是如此,她怕失去這個愛她的男人,怕再愛,怕告別,她只想抱緊他,習慣地將指尖嵌入對方的肉裡,讓這個疼愛她的男人填滿身體裡的空洞。如此這般,她不願說愛,她飲鴆止渴,愛成了她生命裡的毒藥。

其實,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不快樂,或許她們是害怕寂寞的緣故。村上說:“最寂寞,就是在人群中依然寂寞。”愛過,傷過,成全了,痛了,到頭來還是要轉身離去。最後,只剩下了自己,寫著文字唱著歌,再也不提起過去,只能偷偷的想念,牽掛,回憶……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
月下紅塵,彼岸芬芳
是誰,點亮此時的相思,畫一筆
月中的蒼涼
橫笛綻放的韻律,在琴弦中寂寞穿越
一泓飄渺的兩岸相守
 
心露成花,燦爛三生石旁的七彩煙雲
橋,何為空——
等待美麗,是月下城池幽落的輕歎
在時空之外,靜坐——
珠玉燃燒的靈眸
(二)
夜,冷了嗎——
請以極致的微笑,瞬間溫暖
期許的懷抱
前塵芳香的路途,莫要遺忘
 
聽再世的魂魄,深植凝聚的情結
拂過月下,琴瑟相和,相望彼岸的心殤
紅塵心靈的相攜,不予,即予
(三)
路,在天涯寂寂的海角,傾聽幻意的空境
星月奪魄的清唱
疼痛的快樂,收一網眸光密織的羽衣
披一襲素色曼舞,成碑前無字的風的模樣
 
煉字成句,書寫風景中一滴欲隱的靈魂
尋遍花間的衣袖,在廬楣曬洗
跌落在絲巾中的月光
(四)
劫,在渡——
橋下正盛的花中,系一枚心靈綠葉
接弦瓊枝,在霄漢千年回眸中,逍遙彈唱
 
前世等待的一窗潮汐
敲打芭蕉,成琴弦上流動的詩行
晨曦一縷下小筏搖曳的霧靄,呼吸今生
相互守望的礁石
(五)
心,晝夜呼喚綿長的氣息,攜手天荒,靜候地老
辟一方湛然的天空,灑然——
心之夢房......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你,芭蕾般纖足點地,裹裙旋舞。即使我那時髮絲已然半是青色半是蒼然,我依然還有纖舞如飛燕的為你的身姿。而你,靜靜的仰臥,面如鏡,身敞闊,只有胸前被我的足尖輕點成絲絲淺淺的瀲灩。我的黑色衣裙啊,是我為你而起的糾纏,深深將所有的經歷看不出皺褶的捧在身間。

這是哪一世的你我,幸而,我們從不曾分離,是以不必記取時間。我早已看不到你的目光了,可是,依然在陽光偶爾的眩亮處這般獨自的舞。我們從來沒有擁抱,從來都是輕輕的一觸手之後便是長久的分離,我卻只記得你的不讓我乾涸,記得那鋥亮而暗色的樓台間,泊著你一湖寧澈的等待。

我也曾是你側畔的面如桃子,圓潤的笑盈之上覆著青絲的發旋。將臉頰如何的停在你的肩處,那時,還能枕出你肩臂處的刺青如冑甲上的刻花,若我偎近,我相信甚至可以渡進我的右側粉顏,在那一側的面上開出桃花如丹。

那時的你似我深邃的夜,一徑引頸看不到的墨黑,卻擁有怎樣的目光,竟能將我烘成一輪滿月,斜斜擱掛在你的仰額相望之間。那些月之上的溝溝壑壑,亦被你用墨色綰束得如同我的發間絲縷,而你肩處的鐫刻,神化成守護的桂樹。

當我輕輕扭身向你的時候,我一如初初劃行的淺舟,那微微漾起的水波,映著恍惚的頭頂上的世界,於是,無分池界,只覺這亦是一方唯我才能窺得的漓江。

我將手探入水中,委身更近,輔以劃行,那攏起的脊背都帶了委婉的奢求,揉進了貪好圓滿的可愛。浸了我的衣袖,浸了我的髮梢,你無聲的相容著,百川般的暗許,永不涸竭。

我還是鼓動瞭如花的心事,輕擺了身姿,披散的青絲隨水有了款款的稚嫩的嬌嬈,幻想成為偶爾出現的忘記呼吸的泡泡,綴在下頜全是無辜的巴望。你笑了,依然墨色,卻在陽光處被我看個清澈。那笑甚至爬上了你的額,欺了你的巾帽,在蜿蜒圍繞的織繡中直點頂端的墨玉,像亮澄澄的眼。

有時,貪玩的厲害,便躺在你的身前睡著了。我疏散的發,我盈潔的臉,我墨色的衣,我檀色的裙,都恰恰浸在你的溫存裡,如水載如綢臥。你肩膊襟前龍騰鳳舞般的雲朵彩錦,是我檀裙的唯一停靠。

誰的手溫了那檀色,裙間便有了暖暖的亮澤,我願做了那千年的經卷,不置藏經閣,只願被你以墨雲相託,翻閱在世間。或者,我已蒼老,青絲見少,白髮漸次的襲上頭,那些滄桑的磨礪也變成時光中明顯的紋縷,卻仍有你蓄一腔從容潤點我的眉目,依稀宛然,我又何懼。

我也曾溫柔的與你以肩相抵,臨水照鏡般在你面前端莊著我的期念,有些少年時的眉目如雀般飛起已似清減的臉顏,被時光從圓稚而擱成疏纖,與你,近尺間的距離,卻不能再無拘的趟你的歡池。

那些曾經無間的親暱也被刻鏤成古板的記憶,縱再美麗,在你攤開的掌間亦像無溫的疤痕一般。曾經俯看的精緻,如今平視,都不過是普通的平實與壟起。你一身的墨色,躲在沒有陽光的時光那頭,默然的看著我慢慢寂靜,襲蒼。

最不堪的是衣裙染漬,髮絲凌亂如草荒,清瘦的顏已然此處滄桑另處頹唐的塗遍,而你卻依然墨色青衫,眉目飛揚,依然胸膛間蓄一泓清觴。遙看你衣角處的翩然繡彩,我只餘生怯的閃躲,那舊日如織錦的心啊,已然順著枯衣散落。

依然偷覷你的身前天光,卻忽而望到自己尖尖的下頜瘦削的前身,在你水潤的池畔,卻映如枯銳的石刻,刀鋒般刺入我的眼眸。你唯一的那一次遠離,是否去了太久,是以,我不得不生枯。

誰的墨字俊逸,在你的屏前頻照影,而你已然將墨色散在那張素箋之上,是以,如鏡般澄亮,那些背身的墨字,歷歷清晰。我以頎長的身形立在你的身側,負手輕觀,不是不屑,而是在思,你是否知道,那些墨字便是我偷取你的墨色而成的勾勒。

一瞥一順延,一轉眸一抖撩,一沉黯便挑落折捺,這一紙手書,你,是否真的看得懂。只是,我已身負袈裟,落化般的檀色,你的沉默亦或你的醒明,都已是昨日的事了,持手而念:相安,就好。

我從來不知我的轉身離去後,你是何樣的表情。大抵只有佛才會知曉,什麼是真正的得到。佛微笑,灑我一路無聲的句句得到。因只有佛才會看到,你那一腔溫水如鏡,依然晝夜披在我停留過的渡口,那飛錦流彩的手繡成為你肩頭額首的雕刻,被你的次次記起擦拭得墨亮清透。

無損的墨色中,你一如新壇,為那曾經的毫間燦笑,你走進陽光裡,便亮澤得一如又置了新衣。你亦會笑,那笑便成為捨利,輪迴間不化的等那一桿回塵的墨筆,再次途中不期而遇。

君為良硯,我為恭筆,於墨池間起了相伺的逡巡,疏離間起落著默然許諾的舉你為案恰恰齊平在我的眉間。縱蒼寰將硯褪金湮鎏彩,只為留墨筆間黑白成檀,卻怎料,盈毫蘸墨,仍是道盡紅塵中煙火味道。獨愛啊,墨間相逢的這一抹紅塵煙火色。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機關工作的小劉,工資不高,日子過得雖緊張些,但倒也平平靜靜。
忽然某一天,小劉接到一封海外來電,說他們家一位在海外的親戚病故了,臨終居然指定小劉為他的遺產繼承人。這位親戚是小劉爺爺的表兄弟,自己沒有子女,說為了報答小劉爺爺當年對他的幫助,故而將一幢房子及好多藝術收藏品都贈予小劉。
天上掉下餡餅的小劉欣喜若狂,他馬上打點行裝,準備去繼承這飛來的橫財。同事們也紛紛來道喜,說小劉真有福氣,祖上積德啊!
可就在小劉剛訂好機票時,又接到通知說那幢大房子突然失火了,所有財產全部化為灰燼,親戚所買的保險已經過期,故不能得到任何賠償。
可惜空歡喜一場,退掉機票,重回機關上班。但他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整天唉聲嘆氣,逢人就訴說他的不幸。
同事們原來對他有些羨慕和嫉妒,現下都變成了同情。可時間長了,見他成天無心工作,就勸他︰“算了吧,現下還不和從前一樣,什麼也沒有失去嘛。”
“不一樣啊,那可是一大筆財產啊,我這輩子都賺不了那麼多。”
“一個你從沒去過的地方,一個你從沒有見過的人,一幢你從沒見過的房子,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呀?”
“你怎么能這么說,那可是我的財產啊!”
不論同事們怎么說,小劉都難以釋懷,認定是他的巨大財產遭受了損失,依舊垂頭喪氣,周遭的人都因工作努力而晉升了,他還在每天念叨︰“我的財產啊!”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界上,最緊張的地方可能要數只有10平方米的紐約中央車站問詢處。每一天,那裡都是人潮洶涌,匆匆的旅客都爭著詢問自己的問題,都希望能夠立即得到答案。對於問詢處的服務人員來說,工作的緊張與壓力可想而知。可柜台後面的那位服務人員看起來一點也不緊張。他身材瘦小,戴著眼鏡,一副文弱的樣子,顯得那麼輕鬆自如、

鎮定自若。
在他面前的旅客,是一個矮胖的婦人,頭上扎著一條絲巾,已被汗水濕透,充滿了焦慮與不安。問詢處的先生傾斜著上半身,以便能傾聽她的聲音。“是的,你要問什麼?”他把頭抬高,集中精神,透過他的濃鏡片看著這位婦人,“你要去那裡?”
這時,有位穿著入時,一手提著皮箱,頭上戴著昂貴的帽子的男子,試圖插話進來。但是,這位服務人員卻旁若無人,只是繼續和這位婦人說話︰“你要去那裡?”“春田。”
“是俄亥俄州的春田嗎?”“不,是馬薩諸塞州的春田。”
他根本不需要行車時刻表,就說︰“那交通車是在10分鐘之內,在第15號月台出車。你不用跑,時間還多得很。”
“你是說15號月台嗎?”“是的,太太。”
女人轉身離開,這位先生立即將注意力轉移到下一位客人───戴著帽子的那位身上。但是,沒多久,那位太太又回頭來問一次月台號碼。“你剛才說是15號月台?”這一次,這位服務人員集中精神在下一位旅客身上,不再管這位頭上扎絲巾的太太了。
有人請教那位服務人員︰“能否告訴我,你是如何做到並保持冷靜的呢?”
那個人這樣回答︰“我並沒有和公眾打交道,我只是單純處理一位旅客。忙完一位,才換下一位,在一整天之中,我一次只服務一位旅客。”
說得多好!“在一整天裡,一次只為一位旅客服務。”這話堪稱至理。“一次只做一件事”,這可以使我們靜下神來,心無旁騖,一心一意,就會把那件事做完做好。倘若我們好高務遠,見異思遷,心浮氣躁,什麼都想抓,最終猴子掰玉米,掰一個,丟一個,到頭來兩手空空,一無所獲。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斯旺小姐離開後,學校用了兩個月時間才為那個班級找到一位新的代課老師。貝蒂‧瑞在牧師的陪同下來到教室裡,與那些貌似天使的學生們見了面。貝蒂小姐剛剛搬遷到這座城市裡來,因此,她還沒有聽說過他們那專門攆走老師的惡習。看到她身上穿的那件粉紅色的衣服,尺寸比她應該穿的尺寸要小一個號,還有她那一頭亂糟糟的、有些發白的金發,學生們立即感覺出她是一個容易欺騙的老師。於是,一場賭局很快就產生了。

他們賭的是貝蒂小姐能在這裡待多久。
貝蒂小姐首先作了自我介紹,聲明她最近剛從南方搬到這兒來。當她在她隨身帶來的那個大肩包裡搜索著尋找什麼東西的時候,房間裡發出了“嗤嗤”的竊笑聲。
“你們中間有誰出過這個州?”她用友好的腔調問道。幾只手舉了起來。“有誰到過500英里以外的地方?”竊笑聲慢慢低了下來,一只手舉了起來。“有誰出過國?”沒有一只手舉起來。沈默的少年們感到迷惑了───這些有什麼相干呢?
終於,貝蒂小姐在包裡找到了她要找的東西。她那只瘦骨嶙峋的手從包裡拉出一只長管子,打開來,原來是一幅世界地圖。
“你那包裡還有什麼東西?午餐?”有人大聲問道。貝蒂輕笑著回答︰“待會兒和你們一起吃餅乾。”“真酷。”瑞克嘲弄地說。然後,她用留著長指甲的手指指著一塊不規則的陸地。“我就是在這裡出生的,”她用手指敲著地圖說,“我在這裡一直長到你們這么大。”每個人都伸長了脖子去看那是什麼地方。“那是德克薩斯州嗎?”坐在後面的一個學生問道。“沒有那麼近,這裡是印度。”她的眼睛閃爍著喜悅的光芒。
“你怎么會在那裡出生呢?”
貝蒂大聲笑起來︰“我的父母在那裡工作,我出生的時候我的母親就在那兒。”
“真酷﹗”瑞克身子仰靠在椅背上說。
貝蒂又把手伸進她的包裡搜索起來。這一次,她拿出一些有些發皺的圖片,還有一罐巧克力碎餅乾。他們傳看著那些圖片,每個人都很好奇。他們一邊吃著餅乾,一邊研究那些圖片,然後神色茫然地從圖片上抬起頭來。“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能幫助其他人。”貝蒂小姐說。
時間在她講述那些發生在遙遠國度裡的故事、那裡的人們怎樣、他們怎樣生活的時候不知不覺地溜走。“哇,這簡直像看電視一樣令人興奮﹗”一個小女孩告訴她。
貝蒂小姐每星期天來給他們上課,她把她的課融入到他們的日常生活中去,告訴那些十幾歲的青少年們怎樣才能使生活變得更有意義。一個星期天又一個星期天過去了,學生們越來越喜歡她,包括她那有些發白的金發以及她身上所有的東西。
貝蒂小姐在那所學校裡教了20年。雖然她一直沒有結婚,也沒有自己的孩子,但是由於她教了兩代孩子,因此,小鎮上的人們逐漸把她看成是所有孩子們的代父母。最後,她的頭髮變成了灰色,她的嘴角和眼角的皺紋也越來越多,她的手由於衰老開始發抖。她常常會收到她以前的學生寄來的信,他們中間有醫生,有科學家,有家庭主婦,有商人,有許多還是老師。
一天,她打開信箱,取出一個藍色信封。她看到信封的右上角貼著一張極為熟悉的外國郵票。信封的左上角寫著一個男孩的名字,這個男孩就是許多年前,她在那所學校所教的第一期學生裡的一個。她記得他過去一直喜歡吃她的餅乾,而且對她的課似乎也特別感興趣。一幅圖片從信封裡滑落下來,掉在她的膝蓋上。她的目光落在那張照片上,仍然可以看見那個十幾歲孩子的影子。那裡是印度的德裡市。照片上的他正和其他去那裡救援地震受害者的志願者一起站在瓦礫中間。照片上寫著︰ “因為你,我現下才會在這裡。”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是一個劫匪,坐過牢,之後又殺了人,窮途末路之際他又去搶銀行。
是一個很小的儲蓄所。搶劫遇到了從來沒有過的不順利,兩個女子拼命反抗,他把其中一個殺了,另一個被劫持上了車。因為有人報了警,警車越來越近了,他劫持著這個女子狂逃,把車都開飛了,撞了很多人,軋了很多小攤。

這個剛剛21歲的女孩子才參加工作,為了這份工作,她拼命讀書,畢業後又托了很多人,沒錢送禮,是她哥賣了血供她上學為她送禮,她父母雙亡,只有這一個哥哥。
她想她真是命苦,剛上班沒幾天就遇到了這樣恐怖的事情,怕是沒有生還的可能了。
終於他被警察包圍了,所有的警察讓他放下槍,不要傷害人質,他瘋狂地喊著︰“我身上好幾條人命了,怎么著也是個死,無所謂了。”說著,他用刀子在她頸上劃了一刀。
她的頸上滲出血滴。她流了眼淚,她知道自己碰上了亡命徒,知道自己生還的可能性不大了。
“害怕了?”劫匪問她。
她搖頭︰“我只是覺得對不起我哥。”
“你哥?”“是的,”她說,“我父母雙亡,是我哥把我養大,他為我賣過血,供我上學,為了我的工作送禮,他都二十八了,可還沒結婚呢,我看你和我哥年齡差不多呢。”
劫匪的刀子在她脖子上落了下來,他狠著心說︰“那你可真是夠不幸的。”
圍著他的警察繼續喊話,他無動於衷,接著和她說著她哥。他身上不僅有槍,還有雷管,可以把這輛車引爆,但他忽然想和人聊聊天,因為他的身世也同樣不幸,他的父母早離了婚,他也有個妹妹,他妹妹也是他供著上了大學,但他卻不想讓他妹妹知道他是殺人犯﹗
她和他講著小時候的事,說她哥居然會織手套,在她13歲來例假之後曾經去找一個20多歲的女孩子幫她,她一邊說一邊流眼淚。他看著前方,看著那些喊話的警察,再看著身邊講述的女孩,他忽然感覺塵世是那麼美好,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他拿出手機,遞給她︰“來,給你哥打個電話吧。”
她平靜地接過來,知道這是和哥哥最後一次通話了,所以,她幾乎是笑著說︰“哥,在家呢?你先吃吧,我在單位加班,不回去了……”
這樣的生離死別竟然被她說得如此家常,他的妹妹也和他說過這樣的話,看著這個自己劫持的人,聽著她和自己哥哥的對話,他伏在方向盤上哭了。
“你走吧。”他說。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快走,不要讓我後悔,也許我一分鐘之後就後悔了﹗”
她下了車,走了幾步,居然又回頭看了他一眼。她永遠不知道,是她那個家常電話救了她,那個電話,喚醒了劫匪心中最後僅存的善良,那僅有的一點善良,救了她的命﹗
她剛走到安全地帶,便聽到一聲槍響,回過頭去,她看到他倒在方向盤上。
劫匪飲彈自盡。
很多人問過她到底說了什麼讓劫匪居然放了她,然後放棄了惟一生存的機會。她平靜地說,我只說了幾句話,我對我哥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哥,天涼了,你多穿衣。”
她沒有和別人說起劫匪的眼淚,說出來別人也不相信,但她知道那幾滴眼淚,是人性的眼淚,是善良的眼淚。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嫩江大平原上,天和地憤怒地對峙著︰地是綠的,綠得廣闊,綠得深透,天之下一切皆綠。天則是黑的,黑得沉重,黑得陰險,黑得驕橫,奔雷連串,疾電頻閃,壓迫著大地,炫耀著威力。天在氣勢上占了上風,黑天四垂,怒雲攪動,對大地越抱越緊,越壓越低。大地雖有無盡的綠色,卻顯得嬌嫩脆弱,此時惟有一綠柱挺立其間,彷彿是綠色選出的代表,硬頂著暴怒的老天。這是一個軍人,戴著綠色大殼帽,穿一身綠軍裝,肩上扛著大校肩章。

 他站在海洋一般平闊無際的大豆地裡,大豆長得茁壯而整齊,如刀裁的一樣,他就顯得格外突出,成了豆地裡的一根柱子。他身軀精壯雄健,眼光清湛,死死盯住頭頂上變幻莫測的烏雲。他是總後勤部嫩江基地主任鄭完植,領導著3000多名官兵,耕種著44萬畝黑土地,如無意外今年大豆又是豐收。而“意外”似乎就在眼前,一場冰雹可能將即將到手的豐收毀於一旦。天越來越黑,黑得讓人毛骨悚然。他的臉色比天空還要陰沈,並不理睬虛張聲勢的雷電,眼睛只盯著咆哮的烏雲,不敢有絲毫的疏忽。幾十門高炮從不同的方位瞄準了烏雲,只等他一聲令下就向天開炮。在這種時刻更不能有一絲差錯,倘若開炮不是時候,打不準,不僅不能將冰雹雲驅散,還會把別處的冰雹吸引過來都砸到自己這塊土地上。1000米高的天空氣溫是零度,越往上溫度越低,冰雹雲是上下運動,而一般的雷雨雲是橫向移動。鄭完植就是要在烏沉沉亂糟糟的天空中捕捉到冰雹雲,然後用砲火破壞它的上下運動,使之形不成冰雹。
  他是血肉之軀,站在大豆地裡太醒目了,正是雷電要尋找的目標。又一道龍爪形閃電,把濃濃的雲層撕開,如同一鍬捅漏了危如累卵的長堤,困獸般的大水頃刻間將一瀉而下。鄭完植聞到了濃重的水汽,臉上感到了冰的寒意,他識破了烏雲的狡詐︰在快速平移的烏雲上面,濃濃的冰雹雲在迅疾地上下翻動,在密謀,在凝聚,在調兵遣將……就在這時候他下令開炮了﹗炮口吐著長長的火舌,劃破了天的陰沈和烏雲對大地的籠罩。特製的砲彈像冰雹一般發射到空中,在雲層裡爆炸。天空抖動,烏雲翻騰,連雷電也被砲火震懾住了,不再逗留,開始向高空,向遠處退去。大個的雨點從空中洒落下來,在場的人都心裡一驚︰這種乾巴巴的大雨點正是大冰雹的前奏。人們擔心砲擊失敗,反招來更大的災害。
  鄭完植沒有讓砲火停止,而是繼續向烏雲轟擊。雨點越來越稀,漸漸停住了,卻並未引來冰雹。天色也越來越亮,烏雲急速升高流散。他命令停止砲擊,然後就一屁股坐在大豆地的  埂上,泥水濕透了軍裝,涼絲絲的,感到很舒服,他很想躺下去……他在心裡默默地向天空道謝︰感謝合作﹗
  他張開手臂把水靈的大豆秧攬進懷裡,讓豆葉和豆莢摩擦著自己的臉,濕漉漉,毛茸茸,盡情地吮吸著大豆地裡青澀的香氣,數著每棵秧上長了多少豆莢,每個莢裡結了幾個豆粒,四個粒的占多少,三個粒的占多少……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幾天,主管說一個德國客戶要來看我們公司的一個項目。派我去接機,人家德國友人卻說不用了,他已打聽好了路線自己過來。準備幫他預訂賓館,他又說自己訂好了。我一聽頭皮立刻發緊︰公司有定點賓館,以便打折,頭家最怕客戶提出入住什麼特色賓館,因為房費太可觀﹗於是主管打起小算盤,說如果業務談成我們結賬,談不成的話,就讓德國客戶自付房費﹗
  德國客戶乘坐的計程車在我面前停下,我滿臉笑容,伸手去接行李。誰知他驚訝地連聲謝絕,說怎么可以讓女士來為男士拎包呢?

 德國客戶把自己訂的賓館位址遞給我,居然是那種實惠的連鎖旅店。頓時,我對此人的好感噌噌噌地往上冒,暗暗決定不管此次業務談成與否,都要力勸主管給他付房費﹗
  陪他去看項目。上車前,我連忙過去,打算幫他開左邊的主座車門,但是他卻一下子就到了右車門,拉開車門朝我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十足的紳士味。
  看完項目出來,突然大雨傾盆。可我們的車子還停在露天泊車場,有近100米的距離。我只好微笑著對德國客戶說,我們只有沖刺到泊車場了。他連忙點頭同意。
  於是我倆一左一右狂奔。跑了一段後,我轉沖向我的右車座方向,突然發現他在前面沖到了我的方向,我便趕緊換到他的左車座方向,以便節省時間讓大家盡快上車。誰知等我坐到左車座上時,這位可愛的德國客戶正站在大雨中開著右車門,一臉笑容,等待我上車……
  我紅著臉呼喚他上車,他呆愣了一下,會心地坐到了車裡。我不由自主地用中文嘀咕,“天哪,我不是故意的,我真是沒想到﹗”司機從反光鏡裡看著一切,突發感慨︰“這就叫素質﹗”
  生意終於談成,主管指示,德國客戶的賓館費用等由我們承擔。結果人家還是沒給我這個機會,自己早就把賬結了。
  德國客戶臨走時,我一再說歡迎您下次再來。這句話不是客套,而是由衷地發自內心。

 

ne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